韩警官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平安良庄”(三)

第一百二十三章 “平安良庄”(三)


                分管安全生产,已经写入红头文件。

万一闹出重大安全事故是要负领导责任的,不去看看,不去跟工地负责人说说不放心。

开完会,叫上归家豪,开中午刚的越野车,去这几天破土动工的几个工地转转。他以前只过一次良庄,带他熟悉下情况,顺便把他介绍给良中良小校长、敬老院院长和几个有工程的村干部。

“韩乡长,会上说明年的预算,没提打拐经费,是不是搞忘了。”刚才人多,不太好问,现在说话方便,归家豪问出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没忘。”

韩博看看后视镜,解释道:“老归,我们情况特殊,我们是警务室,不是派出所,听乡里的要比听局里的多。良庄罚款花在良庄,乡领导没意见。要是花在其它地方,乡领导会不高兴。”

“应急经费就是打拐经费?”差点忘了这里是老卢的独立王国,归家豪反应过。

“差不多,发生突发事件也可以花。”

集市不大,良中不远,眨眼间就到了。

全县教习质量最好的初级中学,教学条件尤其校舍与教学质量不成正比。

低矮的老教室,前后共六排。

教室与教室间的地面没用水泥浇筑,只有一条砖头路,大多地方没铺砖头或方块之类的东西,一下雨就会变得泥泞不堪。

有厨房没食堂,一到开饭时间,校工就把装着米饭的木桶,盛满菜的搪瓷盘,装满汤的不锈钢桶,送到各年级教室门口的走廊,让孩子们在走廊或在教室吃。

教师宿舍在厨房后面,从东到西几十间,一共两排。

比教室更破旧,据说一到下雨天,外面下大雨,宿舍里下小雨,要准备几个塑料盆或塑料桶接。

按照规划,两栋教学楼盖在东边操场上。

等楼盖好,将初二初三(学生多,十二班)搬过去,再将老教室推到,将老教室所在位置变成新操场。初一学生暂时只能在老教室,等乡里资金宽裕了,再上马二期工程。

两栋三层楼,对拿过鲁班奖的建筑站而言,算不上什么大工程。

乡里盖房子,用不着找人勘探,一样用不着找设计院设计,校长说要什么样式,教室大概多大,楼道放在什么位置,几个施工员随手画画一张图纸出了。

昨天破土动工,今天正忙着挖基础。

暂时用不着塔吊,操场上只有一个搅拌机和一个拉钢筋的卷扬机。

负责基建的桑副校长和负责工程的建筑站田工正好在,韩博介绍了一下归家豪,诚恳地说:“田工,乡里让我分管安全,交通安全没问题,丝织总厂那种安全生产也懂一点。隔行如隔山,建筑安全真不懂。你经验丰富,多费点心,让安全员发挥出作用。人命关天,千万不能出事故。”

“韩乡长,说句实在话,你担心我们更担心,伤亡事故不能出更出不起。今年春天东海出过一起,其实算不上安全事故,工人身体有问题,蹲在地上扎钢筋的,一站就倒下了,脑溢血,没救过,赔二十多万。东海那边还罚款,站里被搞得焦头烂额。”

“一个大活人死在工地,亲属肯定要给一个交代,所以我们要吸取教训,要有危机意识。卫生院就在前面,体检花不了几个钱,上工的人全去查查。再去问问保险公司,有没有这方面的险种,如果投保不贵,站里出一部分,个人出部分,把保险上上。”

“田工,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方面应该听韩特派的。”不出事最好,一出事学校都会跟着倒霉,桑副校长深以为然。

“行,我跟汪经理说说。”

不是什么高层建筑,能出什么问题,田工多少感觉他有些小题大做。

分管安全不等于大事小事能说了算,该提醒的提醒过,重不重视是你们的事,就算将闹出事故也问心无愧。

韩博从包里翻出让高亚丽打印的“安全生产责任”,从口袋里拔出钢笔,让二人及安全员签字,搞得很严肃很正式。田工见过大世面,岂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突然感觉有那么点压力。

一式四份,收准备交到乡里存档的一份,

桑副校长突然一脸遗憾地说:“韩特派,其实我想帮你们送送人,出去见见世面。这边要盖教学楼,实在走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杜主任和钟老师他们去。这次没机会,下次再有机会千万别忘了我。”

农村教师,长期呆在农村。

思岗和新庵是他们平时去得最远的地方,再远就是学校一年组织的一次春游,去经济较发达的江南转一圈,天不亮出发,大半夜里,走马观花,根本玩不到多大会儿。

以打拐志愿者身份送被拐卖过的妇女大西南,坐几天几夜火车,当地公安部门和妇联已经联系过,人家那边会热情接待,既能做善事又能领略大西南省份的风土人情,想想就让人激动。

不是没人送,是抢着送。

大部分被拐卖过的妇女有了孩子,习惯这边生活,舍不得走。一刻不想久留,想到老家亲人身边的只有九个,其中六人还是一起的,算算去只需要十个人送。

“公费旅游”名额太少,周正发不好分配,只能让想出远门的人抓阄。

韩博感觉很是好笑,一口答应道:“没问题,以后有机会先紧你。”

桑副校长点点头,又问道:“韩特派,听说遣返经费警务室出,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不让那些买她们的、强奸她们的人出。毁人姑娘一生,他们应该赔偿。”

田工懂点法,抬头说:“不是有那个什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吗,帮她们请个律师,去法院起诉,让他们赔偿经济损失。”

韩博收起纸笔,苦笑道:“按现有法律法规和司法实践,这种情况一般是赔偿实际损失,比如打胎的医疗费和营养费。如果被告想减轻或从轻量刑,会想办法取得受害人谅解,在赔偿时可能会满足一下受害人的赔偿要求,但多不哪儿去。

请律师要花多少钱,打官司需要多长时间,最终又能获得多少赔偿?

维权成本太高,付出与报不成正比,所以打拐一般以解救为主,尤其拐出地公安机关,他们到拐入地救出人就去,别说帮受害人争取赔偿,由于经费关系,连追究买媳妇的人刑事责任都顾不上。”

ps:感谢“红泪摇曳”(舵主)、“小楼听雨声不尽”、“天边1974”、“clteng”、“好心补血人”、“宝宝你好兮”等友打赏,今天达到40位,太给力了,感谢不尽,感激不尽!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