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西部大开发”

第一百一十八章 “西部大开发”


                清早起,浓重的霜涂白了地面。

思良公路两侧的杨树叶子在冷风中纷纷落下,每吹过一阵寒风,经霜的树叶,象一群蝴蝶一样在空中飞舞。地面,花坛和远处的农田,一片白蒙蒙的。

首都下过一场大雪,李晓蕾在电话里说已经开始供暖了。

南方冬天一样冷,阴冷潮湿,不像北方虽然温度低,但是空气中水分少,更不像北方一样有暖气,给人感觉比北方冷。

迎着凛凛寒风,不由想起她在江城过的第一个冬天。

耳朵冻了,双手冻得像小馒头,脸蛋冻破了,躲在宿舍不敢出见人。

今年冬天她不用挨冻,或许今后所有冬天都不用再挨冻。天各一方,过着各自习惯的生活,似乎本就应该这样,可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儿。

正触景生情,建筑站的奥迪缓缓拐进大院,非常霸气地停在大厅门口。

“卢记,您怎么了。”

“顺便过跟你说几件事,外面风大,走,进去说。”

个个说老卢是泥腿子干部,从外表根本看不出他哪里像泥腿子。

头发又染过,乌黑发亮,跟国家领导人一样的大背头,梳得一丝不苟。上身一件棕色皮大衣,大毛领蓬蓬的,风一吹掀起一阵小波浪,一看就忍不住想摸摸。下身黑色西裤,脚上老人头皮鞋,咯吱窝里夹着大哥大包,不愧为“思岗县良庄乡农工商开发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爆发户做派,估计自己家老头子过年也是这装束。

韩博强忍着笑,好奇地问:“卢记,您搞得这么这么帅气,这是要去哪儿。”

“去柳下,找柳下的纪记和洪镇长,如果一切顺利,还要去一趟新庵交通局。你不能喝酒,要是能喝,叫上你一起去。“老卢眉飞色舞,看上去心情不错。

韩博糊涂了,一脸不解地问:“您去找他们做什么?”

“你没发现今天门口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

“早上挺吵的,又放炮又敲锣打鼓,刚开始没反应过,推开窗一看才知道是送新兵,其它没什么不一样。”

“小韩啊小韩,你是公安特派员,怎么能没一点注意力。”

老卢笑骂了一句,解释道:“车,中巴车,全从你门口过。以后终点站不再是丁字路口,要一直开到柳下河大桥。西部大开发,交通很重要,先让中巴车开到柳下河边,先解决交通问题。”

良庄的“西部大开发”第一步原是这个。

韩博彻底服了,想想又问道:“可是这跟您去柳下有什么关系,难道您想让中巴车一直开到柳下,开到新庵?“

“聪明,到底见过大世面!”

老卢拍拍他胳膊,不无得意地笑道:“中巴车不行,只能开到柳下河大桥,再远就成市际班车了。公交车可以,乡里打算开一家公交公司,买一辆大城市的那种公共汽车,上车两块钱,不多要。东边跑到与丁湖交界,西边跑到新庵汽车站,以后老百姓去柳下去新庵就方便了,上车就走。”

县里都没公交车,新庵一样没有,太超前,太骇人听闻。

韩博忍不住提醒道:“卢记,老百姓去柳下要么骑自行车,要么骑摩托车,有急事去丁字路口叫车,开公交公司能赚钱?”

“不赚钱,没打算赚钱,乡党委研究决定每年补贴。重要的不是带多少客,是解决交通问题,是让客商感受到我们良庄工业园区交通有多么便利,感受到我良庄招商引资力度有多大。”

车身上刷上广告,跟大城市一样,搞得很上档次,在新庵柳下跑跑去,打着客运的幌子挖人墙脚。

韩博反应过,立马竖起大拇指:“卢记,高,您这一招真高。”

“心里明白就行,不要说出去。”

老卢狡猾的笑了笑,说起正事:“小韩,新兵走了,老兵马上,他们全给老牛打过电话,一共五个,其中两个是预备党员。你这边不是缺人么,一我就让他们警务室报到。”

警务室是缺人,可是更缺钱,没钱怎么养人?

断然绝肯定不行,韩博苦笑道:“卢记,按照乡镇治安联防队管理暂行规定我们已经超编了,规定最多12名联防队员,我们现在是18个。”

老卢从不打没把握的仗,理直气壮地说:“乡治安联防队是满了,村治安联防队没有,良庄、良东可以各建立一支村级联防队,合理合法。全乡二十多个行政村,别说再五个人,就算再五十个都不会违反那个什么规定。”

联防队员没前途,年轻人不一定能干下去,或许干几天就嫌工资低跑了。

韩博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影响到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关系,欣然答应道:“行,我听您的,再成立两个村级联防队。”

小伙子给面子,老卢很高兴,决定给个甜枣。

“小韩,侯市长说得对,我们胆子不够大,眼光看得不够远,思想不够解放。乡里打算组织一些干部去江南考察,看看人家是怎么搞经济建设的。车租好了,新庵汽车站的大客车,剩几个位置。你们警务室这段时间挺幸苦,给你们三个名额,后天早上5点,乡政府集合,过时不候。”

人家是去考察,警务室的人去考察什么,说白了是去旅游。

这种好事傻子才会拒绝,王燕有身孕仍加班加点坚持工作,应该出去散散心。小任实习期马上结束,也让他出去玩玩。最后一名额留给联防队员,算是一种激励。

韩博忙不迭感谢。

“只要服从乡党委领导,全心全意为乡里办事,乡里会为你们考虑的。”

这些全是小事,老卢笑了笑,说正事大事:“西部大开发,搞工业园区,要搞一些基础设施建设,要征地,道路要拓宽,水电问题要解决,需要大量资金。信用社归县里管,说到最后只答应贷七八十万,七八十万够干什么。

其它乡镇全有农村合作基金会,我担心会出问题一直不敢搞不许搞。现在要搞经济建设,不能没启动资金,只能把合作基金会搞起,相当于开银行。我正在托外地的地方领导和部队首长帮着物色行长、副行长人选,高薪聘请专业的人。风险防范,正规化经营,不能跟其它乡镇一样瞎搞乱搞“

良庄不欠债,很大程度上与没搞“农村合作基金会”有关。

说是农民入股,农民发起,互助互利,结果农民股东说了不算(说了算一样不会搞金融),村里说了也不算,几乎全成了乡镇经管站的“银行”。

经管站要听乡镇领导的,乡镇政府对合作基金会行政干预多,监督机制弱,管理水平低,资金投放风险放大,经营效益明显下滑,不仅单纯追求高收益导致资金投放的非农化趋势发展到十分严重的地步,而且许多地方已出现小规模的挤兑风波。

全县那么多乡镇几乎个个搞,几乎个个存在问题。

贷款收不,农民拿不存款,想关都关不掉,他竟然迎难而上,搞他之前一直不敢搞的。好在前车之鉴摆在那里,他有一定风险防范意识。

这时候,老卢话锋一转:“基金会成立之后,全乡企事业单位包括你们警务室,经费不能再存信用社,不能再存农行和邮政储蓄,只能存基金会。个人不要求存太多,一人不低于2000,政治任务,党员干部要带头,你可以先动员动员,做做同志们思想工作。“

说一大堆,搞搞去是拉存款,韩博被搞的哭笑不得。

ps:站着码字太累,实在受不了坐下码一下午,结果双手又开始麻木,看以后只能站着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