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祸不及父母”

第一百一十四章 “祸不及父母”


                买媳妇这种事几乎公开化,只要上级重视,只要公安想管,很容易查。%

南岗县公安局按照市局领导要求,根据思岗县公安局提供的大概情况,秘密摸排出的人,与桂素兰上午交代的完全吻合。

张桂山,三十四岁,家在大东镇禾庄村。瓦工,有手艺,不是那种好吃懒做的人。

兄弟三个,他排行老三,大哥务农,二哥在镇上开批发部,虽然已经分家,两个哥哥对他这个弟弟很照顾,盖楼房时一人出过3000。父母健在,同他一起过,经济条件不算差。

由于患有白癜风,脸上有一大块很恐怖很瘆人的斑,一直没找到媳妇,于是通过中间人买。

市局打过招呼,没人敢通风报信。

大东镇派出所民警带着几个联防队员,上依维柯警车,一直把解救分队领到距张桂山家一公里左右的桥口。

车开不进去,只能步行。

农忙刚刚结束,一些村民无所事事,聚集在桥口的小店门口玩牌,看见好多穿警服的,急忙收起钱,生怕被抓赌。派出所民警指了指他们,什么没说,带着众人从门口穿过。

这么多公安,还有扛摄像机的电视台记者,出什么事了。

牌不打了,也不敢再打,七嘴八舌的跟在后面看热闹。

走过两座小桥,快到一栋楼房门口时,一个脸上有白斑的男人推着自行车迎面而。

体貌特征太明显,韩博厉喝道:“张桂山!”

张桂山一愣,小颜同两个巡警已冲上抓住他双臂,接过自行车。

“干什么?”

他倒不是很害怕,白得有些怕人的脸上流露出茫然的神情。

派出所民警上前道:“张桂山,这几位是思岗县公安局的同志,找你了解点情况,先家,家再说。”

“思岗公安局,公安同志,我没去过思岗。”

以前没去过,马上就要去了。

买媳妇的人不算多,但也不少,正在侦查的大案要案,怎么就被你撞上了呢。

真是个倒霉鬼,派出所民警有些同情他,只是在摄像机镜头前不太好流露出,干脆转过身,严肃警告道:“公安办案,有什么好看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这儿妨碍公务。”

“公安同志,我家就在这儿,我家,不妨碍你们。”

“桂山多老实一个人,他能有什么事?”

看热闹的村民议论纷纷,有的找借口不走,有些胆大的竟给张桂山打抱不平。

有派出所的人在,韩博没什么好担心的,头看了一眼,带着周政发、许主席、吴医生和陈老师快步走进涉案人员家,电视台记者和摄像师小跑着跟上。

客厅没人,东房放一堆农具同样没人,西房一看便知道是老人的房间,沿楼梯冲上二楼,只见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妇女,正在坐在房间门口做小孩穿的衣服。

“你们,你们做什么,桂山,桂山”

一下子上这么多人,老妇女吓坏了,韩博推开门,确认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坐在床边看电视,终于松下口气。

“别怕,我是思岗县公安局民警韩博,我们是救你的。”

女孩目光呆滞,傻傻的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许主席、吴医生和陈老师跟进房间,掏出帮沈秋艳在老党校拍的照片,搂着她慢声细语地劝慰道:“孩子,别怕,我们是好人,你安全了。沈秋艳认识吧,她已经脱险,过两天送她家。”

过去三个多月,像是一场噩梦。

整天跟囚犯似的被关在这儿,晚上是白癜风,白天是老太太,楼下有一个凶巴巴的老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眼泪都哭干了。女孩缓过神,看看好朋友的照片,再看看韩博的警察证,哇一声痛哭起。

吴医生打开医疗箱,掏出听筒帮她检查身体。

许主席帮她收拾衣服,陈老师在旁边轻声安慰,场面好感人,电视台女记者跟着流泪。

吴医生低声问:“多长时间没月经?”

“一个多月,怀上,肯定怀上了,我不想结婚,不想嫁给白癜风,不要孩子。他强迫的,不让他打我。”女孩梨花带雨,伤心欲绝。

老太太在门口大吵大闹,派出所民警没办法,干脆把她关进楼上东房,让一个联防队员看着。

不是每个被拐卖的妇女都有沈秋艳那样的好运,不是每个买媳妇的人都像顾俊生一样良心未泯,韩博摸了摸下巴,侧身道:“许主席,这里交给你了,收拾好再下楼。”

“你去忙,我们马上好。”

刚跑下二楼,对讲机里传高长兴的声音:“韩队韩队,嫌犯已落网,抓捕行动顺利,请指示。”

“把人先带派出所,我们马上到。”

“是。”

中间人落网,南岗县的行动基本上成功了,仍有三名妇女需要解救,没时间浪费。

韩博先向张桂山出示证件,紧接着从包里掏出一份拘留证,冷冷地说:“张桂山,我是思岗县公安局民警韩博,你因涉嫌收买、囚禁、强奸被拐卖妇女已被我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之规定,我思岗县公安局将依法对你执行拘留,这是拘留证,签字摁手印!“

“公安同志,我不是强奸,她是我媳妇。”

“你媳妇,有结婚证么,人家是志愿的么。告诉你,别说人家没打算跟你结婚,就算有结婚证,就算是合法夫妻,发生性关系一样要建立在双方志愿的基础上,否则就是强奸。老实点,别狡辩了,签字。”

买个媳妇过日子居然要拘留,张桂山急了,声嘶力竭地嚷嚷道:“她是我花钱买的,买媳妇的人多了,那么多人不抓,凭什么抓我?”

“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张桂山,我警告你,再大呼小叫,再不配合,就要对你从重从严!”韩博啪一声猛拍桌子,声色俱厉。

张桂山被吓住了,但依然不在拘留证上签字,不摁手印。

记者下了,正在拍摄,不能在镜头前动手。

老太太在楼上撒泼,声音越越高,动静越越大,安小勇眼前一亮,背对着摄像机镜头说:“张桂山,祸不及父母,你要是再不配合,我们就要追究你父母的刑事责任。他们涉嫌非法拘禁,造成极其严重后果,按规定要判三年有期徒刑,要我们抓一个还是抓三个,你自己好好想想。”

思岗公安局一下子这么多警察,有记者跟着,看是躲不过去了。

不能让六十多岁的父母坐牢,张桂山不敢再嚷嚷,如丧考妣的接过笔,老老实实在拘留证上签字画押。

ps:第二章提前敬上,再求收藏、推荐、三江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