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是来行贿的”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是来行贿的”


                “谢谢周主任,谢谢韩特派。”

小丫头十七八岁,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秀气的鼻子,梳着一马尾辫,上身一件鹅黄色毛衣,下身一条黑色紧身踏脚裤,脚上一双耐克鞋,背着个小包,极具青春气息。

她解下包,爬上副驾驶,乖巧地打起招呼:“许阿姨好,吴医生好,陈老师好。对不起,我晕车,我只能坐前面。”

谁家丫头,认识人挺多,韩博有些好奇,不禁多看了几眼。

周正发扶着驾驶座椅靠背,解释道:“韩特派,不认识吧,介绍一下,富嫂家的千金,乡里最漂亮最懂事最出息的一个丫头,下半年刚考上中师,再过两年就参加工作,就能赚钱了。“

难怪个个认识,难怪落落大方一点不怕,原是富嫂酒家的“小老板”。

车上有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妇联许主席和卫生院吴医生总拿她开玩笑,一路多了许多笑声。

四十五公里,一会儿就到了。

把搭顺风车的人送到他们想去的地方,赶到局里正好饭点。

周正发和妇联许主席没袁副记的待遇,没人请他们去对面金盾宾馆,韩博让等候已久的安小勇带他俩及另外两位“打拐志愿者”一起去食堂吃便饭,自己则捧着一盒子跑上二楼。

“小韩,到了,有没有吃饭?”

吉主任正在看材料,头一次见他戴老花镜,看上去有点怪。

“没呢,等会去。”

韩博放下包装盒,半开玩笑地说:“吉主任,我是给您行贿的,这会人少,等会人多,被看见影响不好。”

你有大靠山,用得着给我行贿吗?

再说公安局是个论资排辈的地方,你参加工作没多久,不在基层干个七八年别指望升职,未几年内职务晋升跟你没关系,这贿行了也是白行。

至于乡长助理干满一年能不能顺利提副科,找政治处没用,那要找县委组织部。

吉主任被逗乐了,摘下眼镜调侃道:“行贿应该送我家去,送办公室你让我下班怎么往家带。”

“我忘了问您家住哪儿,我错了,我检讨。”

韩博打开盒子,取出摄像机,掰开液晶显示屏,摁下电源键,打开卡仓,装进一盒小磁带,一边拍摄一边不无得意地说:“吉主任,喜欢吧,有了它政治处的宣传工作就能上一个新台阶。开大会,拍摄下。搞活动,拍摄下。有重要行动,把行动过程拍摄下。上级检查工作,不用看材料听汇报,直接看录像,能很直观地看到我们思岗县公安局成绩。“

“哎呀,真是好东西!”

吉主任小心翼翼接过摄像机,喜形于色地问:“小韩,这东西要花不少钱吧,从哪儿搞的?”

“这段时间警务室案子不是挺多么,我琢磨着审讯嫌疑人时边上架个摄像机,显得很正式很正规,能够起到一定威慑作用。就给老单位领导打电话,打算借宣传科那台用几天。结果宣传科那台没借到,丁记和李工倒把他们去日本考察时买的两台借给我了。

在日本这就是家用电器,比国内便宜,当时花8000多,在国内现在要一万多。他们看着新鲜好奇,脑袋一热买的,买发现没什么用,侯厂长作主让卖给我,一台6000,两台一万二。警务室只需要一台,这一台您用,就当我们警务室支持政治处工作。“

单位要搞建设,部门同样要搞建设。

那么多基层所队,谁能想到给政治处送点有用的东西。

小日本的电子产品确实不错,并且正如他所说有这东西政治处的宣传工作真能上一个新台阶。

崭新的,几乎没怎么用过,吉主任爱不释手,嘿嘿笑道:“小韩,这个贿行的好,这个贿我喜欢,政委肯定也喜欢,却之不恭了。哎呀,听说大城市的人结婚也摄像,以后有干警结婚我安排人去拍拍,帮他们拍下作留念,这也是一种关心,有利于队伍建设。”

警务室工作离不开乡里支持,更离不开局里支持。

花6000块钱“行贿”,给局领导留给好印象,以后工作会更好开展。更重要的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四个部下明年考不上公务员,编制问题只能找局里解决。

近水楼台先得月,“联系”自己的领导是政治处主任,在人事和编制问题上的发言权仅次于局长和政委,主任的话比其他局党委成员管用多了。

吉主任高兴,他高兴韩博更高兴。

教会他怎么用,告诉他小磁带可以找县电视台的人帮忙转录成大磁带或刻录成光盘,高高兴兴去食堂吃饭。

下午一点,电视台的同志如约而至。

要上电视的,采访从出发前就开始,参加行动的人在警车前列队,张局亲自下楼布置任务,韩博代表解救分队保证完成任务。随着张局一声令下,参战人员上车,打开警灯,拉响警笛,气势汹汹,浩浩荡荡驶出公安局大院。

巡警队总共八个人,高长兴带队。

他们有一辆面包车,要留在单位待命,参与解救行动的一辆依维柯警车和一辆o牌桑塔纳是局里的。

刚才有领导,不方便叙旧,不能开玩笑。

车队一出城,高长兴就让驾驶员把警车开到前面,打转向灯停到路边,跑下爬上7号车。

“老领导,你这几天连续作战,一定很累,别疲劳驾驶,我开吧。”

是挺累的,韩博爬到后排,笑骂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上次去良庄抓收茧贩子时见过乡干部,高长兴接过方向盘,看着后视镜笑道:“周主任在这儿呢,别说这么难听,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

巡警队是经费最紧张的一个单位,只有现场处置权,没案件管辖权,更不用说治安管理辖区。

这么一个单位,局里居然下达依法创收任务。

如果在大城市,苦点累得,晚上去住宅区转转,或许能抓几个赌。可思岗是一个偏僻的小县城,经济不发达,交警天天呆路上都罚不到几个款,哪有多少人去赌去嫖。

巡警不巡,不是他们不想巡,是根本没时间巡。

平时留几个人和一辆车值班,负责110出警,其他人专门干局里安排的各种杂事。

刑警队人手不够叫他们去蹲点布控,治安大队摸排要他们去帮忙,交警队查车忙不过要他们去帮着布口袋阵。

哪个乡镇开不出工资,教师和退休人员跑县里上访,要去县政府门口维持秩序,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时不时还要协助烟草公司查走私烟,协助税务局查偷税漏税,协助工商局查假冒伪劣产品,或同文化部门一起扫黄打非。

活儿不少,好处没有,有时候去帮忙连顿饭都混不上,在局里地位连保安公司都不如。

正因为如此,去年搞公开竞聘,有竞聘资格的正式民警没人愿意竞聘巡警队长。

去良庄协助打击非法经营的收茧贩子尝到甜头,韩博岂能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摇头笑道:“高队,打拐是赔钱的买卖,你别开口,开口也没用。”

高长兴扶着方向盘,跟上前面的依维柯,一脸谄笑着说:“老领导,您财大气粗,可怜可怜我们这些老部下吧。我不狮子大开口,你手缝里漏点,看着给我们发点加班费。”

“又不是我要你们的,谁让你们找谁去。”

“在食堂我问过张局,他说打拐行动归打拐中队管,行动产生的费用找打拐中队报销。”

ps:提前几小时更新,求收藏,推荐,三江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