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零九章 八九不离十(求收藏推荐)

第一百零九章 八九不离十(求收藏推荐)


                警车太显眼,开派出所的面包车去。

同样23岁,人家已经是乡长助理兼公安特派员,听说又兼任思岗公安局的打拐中队长。

小郑很羡慕,扶着方向盘套起近乎:“韩队,你们思岗我有一个同学,永阳派出所的李会斌在警校时跟我上下铺。”

江省公安系统就一所警校(市局的那些警校属培训性质),学员一般是从哪儿分配哪儿,只有特别优秀的有机会进入省厅或留在江城,更不可能被分到省外。

江省很大,江省公安系统不大,在邻县有同学很正常,算起小任是他学弟。

“永阳派出所不熟,我认识永阳乡组织干事,老单位同事的爱人,有时间我们一起去永阳找他们聚聚。新庵我也有一个同学,分得比较远,去了大西北,不知道春节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起分到老少边穷的,我算比较幸运的啦。”

“韩队,你们是本科生,你那位同学再差也差不多哪儿去,就是离家有点远。”

“一直忙,没顾上联系,不知道他混得怎么样。确实远啊,几千公里,坐火车几天几夜。”

比上不足的已经是准副科级,那好的会好成什么样,小郑好奇地问:“韩队,你们同学中工作分配最好的在什么单位?”

“走仕途的进了省委机要局,胆大的去了南方经济特区,用功的考上研究生,最能闯的出了国。大多数人分配到国有企业,专业对口,搞技术。进入公安系统我是唯一一个,他们不敢相信。”

公安又苦又累,工资待遇又低。

每年春节,企业发福利,职工鸡鸭鱼肉往家扛,给老丈人送年礼不用自己掏钱买。

公安局不行,柳下派出所在新庵公安局所有基层所队中算不错的,年底一人一袋糖果和一箱水果。

宁所长打听过他的经历,原在哪个单位,怎么进公安系统的,所里人全知道,小郑惋惜地说:“韩队,你呆在你们县丝织总厂多好,农村跟县城是没法比的。”

城乡差距太大。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同样正科级,许多干部宁愿在县里当副局长都不愿意到农村当乡长。乡镇派出所民警想往县里调,农村教师想去城里工作,头想想,自己真挺傻的。

良庄距柳下三公里,柳下距新庵同样三公里。

正聊着,车已不知不觉驶入城区。

早上让人打听过,王军生家老二王红兵在磁性材料厂对面的四喜饭店学厨师。小郑本就是新庵人,又在城关派出所实习过,对这一带非常熟悉,轻车熟路开到磁性材料厂门口。

新庵同思岗一样,许多企业的保安自公安局的保安公司,小郑认识其中一个,低声说了几句,让保安去对面把老板或老板娘不动声色请过。

饭店不大,一楼大厅,大概四五张桌子,二楼包厢,装修怎么样从外面看不出。招牌上的电话号码不错,尾号四个7,似乎开饭店的都喜欢用几个7作为订餐电话。

粗略观察了一下,韩博目光最终停留在饭店门口一辆悬挂安乐牌照的摩托车上。

良庄人这比去思岗方便,许多人新庵买摩托车,在新庵拿驾驶证,挂安乐市牌照,这辆车极可能是王红兵的。

正准备给警务室打电话,让小单问问耳目嫌疑人摩托车上的是什么地方牌照,一个四十多岁穿着比较讲究的妇女,同保安一起快步走过。

“几位要订餐,去店里说,去店里喝口茶。”全没穿制服,保安可能也是这么跟她说的,她信以为真,竟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热情招呼起。

小郑带上门,出示证件:“老板娘,我们不是订餐,我是柳下派出所民警郑玉城,这几位是思岗公安局的同志,我们想找你了解点情况。”

“找我,我一开饭店的,我能知道什么情况。”

“别紧张,跟你没关系,是了解你店里的一个人,良庄乡红旗村的王红兵是不是在你店里学徒。“

老板娘大吃一惊:“公安同志,小王犯事了!”

“没多大事,就是了解一下。”

要是真有问题,这样的人留在店里是祸害,老板娘反应过,连忙道:“你们问吧,我绝不隐瞒。”

韩博招呼她坐下,掏出纸笔问:“他这会儿在不在店里?”

“在,在后厨配菜。”

“他平时跟谁处得比较好,跟谁走得比较近。”

“我这是小饭店,就一个师傅两个配菜的和一个刷碗摘菜的阿姨,小王是春节时见我们招人自己找的,学得挺快,现在配菜。另一个配菜的是我亲戚,跟我亲戚关系一般,处得不算好。要说跟谁走得比较近,这两个月真有一个小年轻经常找他,叫什么名字忘了,好像姓赵,小赵小赵,对,姓赵,在汽车站一带上班。“

“姓赵的小年轻有没有摩托车?”

“有,每次都是开摩托车,在我店里吃过两次便饭。”

就是他们的干的,**不离十。

韩博接着问:“老板娘,有没有人专门往你店里送鱼?”

“有,东丰路菜市场老杨,卖水产的,专门给周围饭店送鱼送虾送螃蟹送鳖,他家有电话,要什么打个电话一会儿送到。”

“麻烦你打个电话,请他过一趟,不要去饭店,直接这儿。”韩博掏出手机,解开键盘锁,微笑着递给她。

有大哥大的公安,应该是领导,可是领导怎么会如此年轻。

老板娘满腹狐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开饭店的,八面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该怎么说不用教,水产老板同样以为是送鱼,五分钟不到就风风火火骑着一辆旧摩托车到了。

出示证件,直入正题。

韩博紧盯着他双眼问:“杨老板,上月底,王红兵有没有卖过鱼给你?”

既没偷又没抢,按批发价从那小子手上批发的,水产老板自然不会隐瞒,点点头:“有这事,鲫鱼草鱼,600多斤,批过好几天才卖完。”

“怎么批的?”

“鲫鱼两块四,草鱼两块二,给了他1200,零头没算。“

“当时几个人?”

“两个,一个小伙子没见过,个挺高,一脸青春痘。”

那小子果然有问题,幸好公安找上门,老板娘脱口而出道:“小赵!韩警官,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个小赵。”

证据确凿,嫌犯想赖也赖不掉。

警务室一摊事,没那么多时间浪费。

韩博起身道:“老板娘,我们去大厅找张桌子坐下,你找个借口把他叫出。厨房有刀,这样稳妥点。杨老板,你先别急着去,我抓完人要给你做个笔录。放心,不知者不罪,你事先并不知情,这不算销赃。”

ps:感谢好就追(长老)、迷糊子、、加糖的白酒、中正大人、niuniumo、柒青羽、奎木狼1991、血染之战神等友的打赏(人数多,不一一枚举了),感谢所有默默悄悄投票的兄弟姐妹。

大家给力,推荐榜名次保住了,谢谢!

第一章敬上,继续求推荐、收藏、三江票,拜托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