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零八章 一个打一个揉

第一百零八章 一个打一个揉


                工作永远干不完,二十四小时连轴转对身体不负责,对工作也是一种不负责。

深夜十二点半,结束审讯,下村取证的人全吃夜宵,老王和四个联防队员值班,看管那些暂时羁押的涉案人员,其他人要么家,要么上楼休息。

连续几天没休息好,这一觉睡特别香。

美中不足的是想睡个自然醒不太可能,一大早,传达室门口便聚满说情、打探消息的人。

老米跟老王换班,同两个工作组干部给涉案人员亲属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介绍大概案情,解释法律法规。

头想想,夜里被抓的人当时做得确实太过分。

新任公安特派员“心狠手辣”,要上纲上线,要从严查处,搞不好要判刑坐牢,涉案人员亲属心急如焚,一口一个“米支”,发烟哀求打招呼,想通过他请新任公安特派员从轻发落。

已经拘三十多个,不能再拘,不然会影响到社会稳定大局。

这种事要一个打一个揉,米金龙按计划神神叨叨地暗示他们去乡政府找卢记,韩特派“铁面无私”,别人求情没用,只有卢记发话才管用。

在良庄,老卢永远是好干部,永远是好记。

事实再次证明了这一点,听完大概情况,先板着脸骂一顿,犯法的事不能干,干了要承担后果,涉案人员亲属点头称是,一个个信誓旦旦表示把人保去之后一定会好好规劝,让他们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有几个大前年参军的小伙子运气不好,有的没能考上军校,有的关系不到位,连参加考试的资格都没混上。

新兵入伍,老兵退伍,他们过几天要。

城镇户口的退伍兵民政局安置,农村户口的要乡里安置。

老卢一边盘算着警务室这次能搞多少钱,是不是帮乡里安置几个退伍兵,一边“为民做主”,当众人面给韩博打电话,提出一个不许坐牢一个不许劳教的要求。

“卢记,实在对不起。这件事很难办,他们触犯的是刑法,县里正在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正在风头上,不判几个,不劳教几个,我没法跟局里交代。”

事先没排练过,这种事不需要排练,韩博非常默契地唱起双簧。

果然“心狠手辣”、“六亲不认”,涉案人员亲属恨得牙痒痒,又不敢表露出,一个个噤若寒蝉,竖着耳朵,紧盯着摁下免提的座机大气不敢喘。

老卢敲敲桌子,一脸不快地说:“韩博同志,你要对公安局负责,一样要对我良庄乡党委政府负责。一个不抓,一个不判,这是乡里的底限。工作你去做,现在就跟你们局领导请示,我等你电话,等你消息。”

“卢记”

“当我是记就快点,这边好多事呢,不要浪费时间。”

措辞强硬,语气不容置疑。

真是心中装着群众,一心一意为群众办好事办实事的好记。

电话挂断,顿时马屁如潮,争先恐后敬上的一根根香烟堆得像小山。老卢眉飞色舞,又发表了一通要遵纪守法的长篇大论。

等了大约十分钟,韩博电话了。

“报告卢记,我们局领导尊重您的意见,取保候审,一人交5000保证金,争取一个不抓一个不判。”

“交5000,能不能少点?”

“不行,真不行,卢记,他们当帮凶,毁了人家一生,触犯法律,影响恶劣,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按照刑法要判三年有期徒刑的,能争取到取保候审已经很不容易了。”

“既然这样,就取保候审,快点给人办,效率高点。他们个个拖家带口,个个上有老下有小,不能总关着,影响也不好。”

“是,我马上安排,争取一天办完。”

老卢撂下电话,痛心疾首地说:“听见没有,取保候审,5000,一分不能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就是不遵纪守法的下场。去办手续吧,把人早点保出,保去之后好好说说,要引以为戒,不能再干这么愚蠢的事。”

5000虽然有点多,但至少不用坐牢,何况这是卢记极力争取到的。

涉案人员亲属再次点头称是,千恩万谢,又敬上一堆香烟。

亲属取保候审申请和保证高亚丽全打印好了,填上名字就行。

集市上有个打字复印店,3块钱一张。

这跟拘传证、治安管理裁决不一样,不属于公安文,本就应该由亲属出具。打印纸不是天上掉下的,打印机需要耗材,按打字复印店标准收费。

大钱要花,谁会在乎这点小钱,关键是要把人尽快保出。

一切有条不紊进行,没引起特别大的波澜。

安排完家里工作,让陈猛开摩托车带着材料去局里找领导审核,韩博带上两个联防队员,开7号车赶到柳下派出所。

不会又是抓买媳妇的吧!

看见韩博,宁所长头疼不已,接过香烟问:“小韩,是不是为顾俊生的事?要传讯你打个电话,我让人通知,安排人送他去。”

“劳驾您送,这怎么好意思呢。”

韩博坐下笑道:“宁所,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有两件事,第一件确实与顾俊生有关。他没强奸,没造成更严重后果,但非法拘禁人家三个多月是不争的事实。我想请您帮帮忙,安排人做做他工作,拿出点诚意,看能不能获得受害人谅解。只要受害人不追究,我这边基本上就这样了。”

良庄打拐,动作很大。

一下子拘那么多,紧接着奔赴江阳抓捕,听说夜里又抓好几个帮着看被拐卖妇女的人。

他辖区的人该抓的抓,该拘的拘,真正的严厉打击,必须承认对柳下人还算比较客气,只是把被拐卖的妇女带走了,没抓顾俊生,没让顾俊生吃苦头。

这么一个为立功无所不用其极的人,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给面子了,宁所长笑问道:“怎么表示诚意,是不是给人点赔偿?”

“我认为赔点钱比较好。”

“一个月一千,三千怎么样?”

“行,三千就三千,我再做做受害人工作,尽快把这事了了。”

相比那些买媳妇的良庄人,这是最好的结果,宁所长点点头,又问道:“另一件事呢?”

韩博简单介绍了下红旗村鱼塘被盗捕案的新线索,有嫌疑人,知道其下落,这个案子基本上破了一半。

鸡毛蒜皮的小案子,又不是在自己辖区发生的,宁所长对这个案子并不关心,关心的是他在侦办这个案子上的态度。换作其他人,直接跑新庵抓人,根本不会跟地方公安部门打招呼,他严格按规定办事,再小的案子也事先说一声。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何况柳下离良庄这么近,难保以后需不需要他协助,要不要他帮忙。

宁所长起身拉开门,喊道:“小郑,手上的事先放一放,陪韩特派去一趟新庵,就是上次让你们留意的良庄鱼塘被偷的事。“

ps:第二章奉上,求收藏,求推荐票,求三江票,求能求的一切。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