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零五章 老领导好领导

第一百零五章 老领导好领导


                老领导不光有文化有能力,做事也让人佩服。

提出思岗人应该在思岗吃饭,在乡里随便找个地方吃农家菜挺好,没必要把钱给新庵人赚。

干那么多年丝织总厂一把手,三天两头出国,参加过人民大会堂的国宴,老卢知道他不在乎吃喝,知道他不想让乡里多花钱,不再勉强,直接去富嫂酒家。

到了饭店,他问起老曹的近况。

丝织总厂分流出的干部就两个在良庄,老领导了应该一起接待,韩博很惭愧,急忙给蚕桑指导站打电话,请曹副站长一起过吃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卢进入正题。

简单介绍乡里的基本情况,很认真、很虚心、很诚恳、很期待地请他给良庄经济发展“把脉”。

思良公路西段是良庄自己集资修的,许多人不知道从良庄可直通柳下,可经柳下去江南或往西去江城。再加上几十年的出行习惯,大多司机从北边的思新公路走,只有极少人走思良公路。

思新公路车多,经常发生拥堵。

为赶时间,侯副市长没少从良庄经过,对良庄地理位置和经济发展情况并非一无所知。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以前享受副处级待遇却不是县领导,就算有一点想法也不会说,应该是不好说。现在情况不一样,而且老卢和焦乡长确实是在虚心请教,他决定畅所欲言,给点不成熟的意见。

“利用靠近柳下靠近省道的优势,把新庵的锅炉企业引进是一个非常好的思路,但要吸取新庵的教训,对整个产业最好有一个远景规划,不能只顾眼前利益一下子引那么多,搞到最后恶性竞争,窝里斗,竞相降价。设备价格卖不上去,只能在成本上想办法,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压榨工人,自己把自己的产业给毁掉。

其实我们思岗我们丝绸行业存在同样的问题,主要集中缫丝这一块,以前只有三个缫丝分厂,这两年上七八家,还有人想跟风。全认识,有些是老同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说又不太好说。人家自己筹集资金下海创业,那些乡镇也很欢迎,你不能挡人财路啊。“

侯副市长轻叹一口气,突然举起双拳,比划道:“扯远了,接着说良庄。卢记,焦乡长,我认为你们步子不妨再迈大一点,眼光不妨再看远一点,考虑得不妨再全面一些,不要被现在的集市、未的镇区束缚住手脚。从这儿到柳下河大桥不过三四公里,在柳下河大桥附近发展工业,充分利用省道和柳下河航道的交通优势招商引资。

规划一下,形成一个西边是工业区,东边是商业区和住宅区的格局。你们无债一身轻,你们拥有地理优势,党委政府有凝聚力执行力,下定决心好好干几年,完全能实现这个愿景。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想摆脱眼前的困局只有走这条路。“

不愧为全县最有能力的干部,三言两语就给良庄指出一条发展之路。

老卢豁然开朗,连连点头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侯市长,你说得太有道理了。我把工业区搞到柳下河边上,与柳下镇仅一河之隔,柳下镇给外地客商什么政策,我良庄只会比他优惠,人家为什么不到我这儿,为什么非要去他那儿?”

焦乡长同样认为有道理,不禁笑道:“柳中离集市远,柳下河大桥东侧、思良公路西段两边没什么人家,征地都比良庄便宜。”

他们是真正干一点事的人,侯副市长很高兴能为他们出谋划策,继续说道:“光有地,光给政策是远远不够的,要考虑到服务。南方一些地区为招商引资提出一个口号,一切为了客商,为了客商的一切。听起虽然有些夸张,但这种服务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再就是建筑站,汪经理,你这个金饭碗一定要捧好,这棵摇钱树一定要守好,要有危机意识。实不相瞒,我那几位老同事对建筑站的未并不看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家明明可以一年赚200万,为什么要留在建筑站一年赚5万,这一点你们必须考虑到。“

丁记打过赌,最多两年,建筑站的项目经理全会成为私人老板。

作为良庄乡公安特派员,韩博同样为此担忧,一直想提醒老卢,可是光提醒有什么用,关键要拿出解决方案。

老卢三天两头坐奥迪出去开会办事,汪经理一年有半年全国各地跑,他们见过大世面,知道什么叫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始终有这个担心,只是一样束手无策,事实上已经有两个工程队长跳出去单干了。

他们倍感无奈,欲言又止。

侯副市长放下筷子,笑道:“转型,建筑公司一样是企业,一样可以转型。你们获得过建筑界的最高荣誉鲁班奖,完全可以在资质和品牌上下点功夫,申请更高资质,打造‘良庄铁军’品牌,在bj、东海和江城等大城市设立分公司或办事处,跟中字头国企一样参与大项目大工程招投标。项目经理不是想赚钱么,我接工程转包给你们干。

允许一些有门路的外地建筑队挂靠,用我们的资质投标,接受我们管理,把好工程质量和安全生产这一关,收管理费;跟建材机械厂个优势互补,开展建筑机械租赁业务,不是所有建筑队全有吊车、搅拌机、卷扬机的,设备出租能赚钱,又可以吸引他们挂靠“

想到哪儿说到哪儿,指点迷津,全是金玉良言。

老卢、焦乡长和汪经理受益匪浅,恨不得找支笔把他的话全记下,人家快走了仍意犹未尽。

太厉害了,难怪一向谁都不服的老卢唯独服他。

老领导如此受尊敬,韩博有面子,将他送到车边问:“侯厂,我知道您忙,就不留您了,一晚上光顾着说经济发展的事,对我您有没有什么指示。”

小伙子不错,可惜一门心思扑在公安战线上。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再说自己刚上任,连司机都不带,怎可能带一个干部过去。

侯副市长握着他手,语重心长说:“小韩,我打听过,你干得不是不错,是好得让我意外,你们张局和袁政委对你赞不绝口。指示没有,提醒有一个。在公安战线上干得越好,得罪的人会越多。害人之心不可有,不要给那些想报复的人可乘之机。“

上任时间不长,大行动不少。

先是打击非法经营的收茧贩子,抓100多个。

紧接着打拐,已经关进看守所的和即将处理的加起也近百。老米中午吃饭时跟小单开玩笑说,李特派在良庄干十几年,得罪过的人加起没韩特派两个月多。

既然选择这个职业,就做好了得罪人的心理准备。

不过老领导说得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天知道有没有人想报复,有没有人敢报复。韩博越想越感动,点头道:“谢谢侯厂提醒,我会注意,我会小心的。”

ps:过渡章节,主要为良庄未的经济腾飞作铺垫,韩特派戏少,各位友将就着看。

另外我们可能要到下个月上架,各位热心友没必要再为韩警官留了,可以投给其它好,也可以去抢月票红包。今天注意到有许多土豪,发大包,祝大家全部抢下,全部发财。

明天下午两点之后上三江推荐(其实是今天),第二章两点左右更新,求大家留个三江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