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零四章 侯副市长亲临

第一百零四章 侯副市长亲临


                计划不如变化,一个电话打乱所有部署。

晚上有重要应酬,抓捕行动只能由王燕全权负责。

司机好找,民警不多,宝贵警力不能耗在接送接兵军官上,请小单那个打算跑出租的战友开越野车,让陈猛参加晚上的抓捕行动。

自己不能喝酒,必须请一位能喝且级别较高的领导作陪。

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打电话问问,没想到听说侯厂长要,老卢非常高兴,要求这顿饭由乡里做东。富嫂酒家档次太低,去柳下宾馆,他有订餐电话,他安排。

老卢了,焦乡长了,建筑站汪经理也了。

良庄最有权和最有钱的单位领导全站在警务室大门口翘首以盼,可见侯厂长有多么受欢迎。

“小韩,跟我说老实话,侯厂下一站去哪儿?”

丝织总厂体制改革取得完满成功,资产重组,减员增效,留下的干部职工入股,县里控股,由之前的思岗国营丝织总厂变成江省思岗丝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丁记被任命为县里刚设立的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副主任,代表县里出任集团董事长,余副厂长出任总经理,王副厂长、李工和厂办钱主任出任副总经理。据说县领导希望丝绸集团能够上市,成为思岗第一家上市公司。

厂变成集团,侯厂长的职务自然要免掉,但谁也不认为他会因此靠边站。

老卢问出了焦乡长和汪经理同样好奇的问题,韩博被盯得很不自在,笑道:“卢记,我知道的跟您一样多,好像是县委常委、常委副县长。”

“不可能!”

“不可能,为什么,外面不都是这么说的吗?”

“现在不比以前,侯厂这么能干这么有前途的干部,一般是异地任用,不可能在老家出任常务副县长。你一定知道,别揣着明白装糊涂。”

任命中午下的,县里尤其老单位尽人皆知。

良庄太远,消息不灵通,他们也没去刻意打听,不然绝不会问出这个问题。

反正等会儿就知道,没什么好隐瞒的,韩博笑道:“其实我也是刚知道的,被您猜中了,不在县里,去南州,南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县里那么多领导,老卢最佩服侯厂长,抱着双臂感叹道:“常务副市长,嗯,实至名归。这些年全是从外面往我们思岗调,现在终于走出一个领导干部,不容易,不容易。”

“要说走出去的领导干部,我们良庄少么,您电话本里正处副处不知道有多少位。”

“小韩,这是不一样的。”

焦乡长微笑着解释道:“我们良庄走出去的大多是军转干部,而且走得一个比一个远。侯厂长不一样,他是在本地成长,在南港市内任职的领导干部。现在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搞经济的能力有目共睹,有学历、有文化、有能力,又年轻,比军转干部有前途。”

身边这位绝对是侯厂长的嫡系,否则人上任前不可能“西伯利亚”。

汪经理拍拍他胳膊,半开玩笑地说:“小韩,常务副市长管经济建设,有侯市长帮忙,去南州接几个工程应该没多大问题。警务室不是缺经费么,建筑站赞助5万,接到工程再加,相当于提成。”

老卢哈哈笑道:“老汪说得对,人家没条件要创造条件,没关系要找关系,我们有条件有关系就要利用起。明年500万的工程,就这么说定了。”

其它乡镇的建筑站纷纷倒闭,良庄建筑站一枝独秀,很大程度上与乡里坚持不懈找关系有关。

良庄走出去的干部,老卢电话本上的那些人才,建筑站几乎全找过。

有人能帮着介绍工程,有人能提供工程信息,有人能帮着从侧面了解甲方的情况,这些年极少上当受骗。江城那笔工程款之所以没能拿,纯属天灾**,不是之前的工作不到位。

事关乡里的财政收入,焦乡长深以为然,煞有介事地说:“小韩,你不光是公安特派员,也是乡长助理,我们没跟你开玩笑,乡里的事要上心。”

让我帮你们找侯厂长帮忙接工程,开什么玩笑。

韩博敷衍道:“三位领导,侯厂马上到,你们跟他直接说不就行了。走出思岗我们就是家乡人,家乡人的忙他应该会帮的。”

“侯厂关心你,你说比我们说管用。当然,这种事不能操之过急,他刚上任,要注意影响。明年先搞几个小工程,等他站稳脚跟再接大的。政治任务,不许不当事。”

老卢一锤定音,幸好他还知道人家刚上任要注意影响。

正聊着,一辆桑塔纳出现在视线里,开到门口时四人不约而同迎上去,开车门,打招呼,好不热闹。

“卢记,焦乡长,知道我为什么良庄找小韩吗,在县里实在没法呆,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手机接得发烫,全是饭局。去这儿不去那儿不好,本想躲个清静,没想到却被小韩出卖了,自投罗网,真是自投罗网。”

侯秀峰话虽然这么说,语气和表情却没半点生气。

老卢紧握着他手,侧身笑道:“侯市长,这你真不能怪小韩,他接电话时我正好在场,知道你要,我卢惠生能不接待?”

他不是其他乡镇的党委记,他是思岗资格最老的干部之一,并且他的为人值得称道。

说句不夸张的话,在思岗,能让他如此热情接待的人并不多,侯秀峰明知道他是在胡扯,仍装着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苦笑道:“失策失策,给领导打电话总不忘先问一句说话方不方便,给小韩打电话就没想起,说到底还是犯了官僚主义。”

“侯厂,对不起。”

“没关系,刚才是开玩笑,我跟卢记焦乡长好久没见,正好想聚集。”

是临时起意,多少有那么点帮小伙子拜托下乡领导的意思。

侯秀峰岂会生气,指了指司机捧着的两个精美包装盒:“一台是丁总的,一台是李工的,去年去日本考察,他们看着新鲜,忍不住买了,当时身上没带多少钱,还是管我借的,结果买没什么用。听老钱说你这边需要,他们请我捎过,说明是英文的,头自己摸索摸索。“

索尼磁带摄像机,抓在手上拍摄,小磁带,不是电视台摄像师扛在肩上的那种。

这种高档电子产品,思岗没有卖,新庵也没有,只有去大城市才能买到。

警务室经费又比较紧张,想到老单位宣传科好像有一台,忍不住给钱主任打电话,想借过用几天,没想到侯厂长捎两台。

他们看着新鲜,买家确实没多大用,对警务室作用就大了。

韩博打开盒子看了看,抬头问:“侯厂长,丁记和李工买时花多少钱?”

对普通人而言这是贵重物品,再说又不是他个人用,是单位用。重视收集证据是好事,侯秀峰决定帮两位老搭档把摄像机卖给他,笑道:“不算特别贵,折合人民币八千多,虽然没用几次,终究是二手货,六千一台,卖给你了,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给。”

“这怎么行?”

“有什么不行的,他们反正没用,小李,我记得好像有三脚架。”

“对不起,差点搞忘了,在后备箱,我拿。”

丝织总厂的人就是有钱,8000多的摄像机说买就买,说便宜卖便宜卖,焦乡长暗暗咋舌。

老卢则很高兴,从这件小事上能看出侯副市长和丝织总厂领导对小伙子有多么关心,只把这个关系利用好,建筑站能多接几个工程,或许能动员丝织总厂良庄开办个分厂,这也算招商引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