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零三章 谨小慎微

第一百零三章 谨小慎微


                人逢喜事精神爽,精神爽了许多事就好说。

治安联防费每户收20块钱“不科学”,每人收5块钱多好,周正发深以为然,拍胸脯说这事包给他。

参与囚禁、胁迫被拐卖妇女的村民涉嫌违法犯罪,要追究,要查处,只有这样才能震慑住今后想买媳妇的人,才能从根本上杜绝买媳妇的事在良庄继续发生。

警务室不是能够创造经济效益的企业,乡里和公安局没拨款,基本工资发不全,经费全靠收治安联防费和罚款返还。

警务室没钱,综治办打拐办哪有钱?

已经拘三十多个,不在乎多抓几个。工作组就是为打拐成立的,只要与打拐有关的事工作组全有权管。周正发咬咬牙,让放心大胆抓,善后工作他做。

他愿意帮忙,警务室能省很多事。

二人就良庄未的治安防范事宜交换完意见,韩博同王燕一起步行警务室,召集刚从顾新贵家做工作的小单、老米,从蚕桑指导站抽调的小任及老王开会,根据王燕提供的涉案人员名单安排传讯工作。

几个做得比较过分,情节比较恶劣的,今晚要组织抓捕。

联防队员在食堂待命,没命令不许家,熬夜有加班补助,不会让他们白加班。

五十六个人,比买媳妇的还多。

中午吃饭时没仔细想,下午光顾着询问做笔录也没考虑该如何处罚,事到临头王燕猛然想到似乎没有法律依据,愁眉苦脸提醒道:“韩乡长,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在六个月内公安机关没发现的,不再处罚。抓捕容易,抓怎么办?”

在丝织总厂的两个月苦功没白费,要是没考律师资格,工作起绝对没现在得心应手。

所有法规学得最好的便是刑法,虽做不到倒背如流,但主要条款记得清清楚楚,韩博说道:“这不是治安案件,这是刑事案件,涉嫌非法拘禁。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这个拘禁并不只限于有形的、物理的强制方法,要是采取无形的、心理的方法,诸如胁迫被控制对象、利用其恐怖心理或利用其羞耻心理,使其不敢逃亡的,同样属于拘禁行为。“

小单这段时间在拼命学法律,脱口而出道:“他们是帮凶,是同案犯。被拐卖的妇女遭强奸,许多已经生了孩子,也就是说他们不光参与非法拘禁,并且导致很严重的后果。”

王燕反应过,不禁问道:“先抓,然后办取保候审?”

活学活用,只能这么办。

虽然手段不是很光明,但他们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罚一点款,让他们付出一点代价,既能震慑住那些想买媳妇和有可能为别人买媳妇提供帮助的人,又能解决部分经费。

一举两得,韩博问心无愧,微微点下了头,宣布散会,先去休息,等会吃晚饭,天黑之后行动。

小单是主力,昨夜没睡好,必须抓紧时间上楼睡一会儿,老米代他汇报去顾新贵家的情况,

“其实顾二成夫妇也有去北河找儿媳妇的打算,他说他教子无方,说他儿子坐牢罪有应得,说要不是我们把人抓,他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顾新贵了。他不怨我们,只求我们一件事。如果他儿媳妇愿意等,能不能帮他们补办个结婚证,把儿媳妇和两个孙子的户口迁过。“

果然被猜中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韩博说道:“婚姻法对结婚限制或禁止条件中,并没有规定服刑人员不能结婚。只要符合结婚条件的公民都有结婚的自由,刑法也没有明文剥夺服刑人员的婚姻权。不过这项权利与人身密切联系,人身不自由的时候,权利行使就很困难。”

米金龙跟顾新贵一个村,因为生二胎支被撤、房子被拆,实在没安身之地才住到水利站。村里的地仍在,农忙时经常去,只是没像其他村民一样养蚕。

以前跟顾家关系一直不错,想帮这个忙,急切地问:“到底能不能结?”

“理论上可以,事实上结婚也有利于罪犯改造,可能监狱管理部门有顾虑,迄今为止好像没这个先例(第一例是2001年)。好在法院还没宣判,户口还没注销,不需要经过监狱管理部门。“

“对啊,他户口在我们这儿,只要带他媳妇去看守所帮他们拍个结婚照,在乡里就能办!”

是能办,几乎是举手之劳,但事情不能这么办。

不能因为一个罪犯把前途搭上,更不能因此连累到同事,韩博摇摇头:“老米,没你想的这么简单。所有案件材料上顾新贵全是未婚,一下子变成已婚,上级追究下怎么解释。”

“不能结?”

这不是知法犯法,这甚至算不上违规。

惯例有时候比法律更死板,在各级领导心目中已根深蒂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也不愿意开这个先例,搞这个首例。

韩博权衡了一番,起身道:“我想想办法,看局领导能不能同意。“

他言出必行,说帮忙就会帮忙,米志龙没再说什么。

正准备下楼跟联防队员谈谈,小任从隔壁办公室走了出,欲言又止地问:“韩乡长,那个那个孟世勇不是交代还有四个被拐卖的妇女么,全是他跟桂素兰拐卖过的,我们要不要去解救?”

确实有四名被拐卖到南港几个市县的妇女没解救出,全是在过去一年内拐卖过的,最近的一个在三个月前,同沈秋艳应该是一批。

四人一个在南州市,一个在如岗县,两个在东港县。

孟世勇记得大概位置,记得在什么地方下的车,不知道属于哪个乡镇,不知道属于什么村,更不知道买媳妇的人姓名,只知道郝力在当地有两个“中间人”。

桂素兰肯定知道,绝对记得,可惜态度恶劣,死不开口。

她开不开口其实没多大关系,四个大活人,有大概位置、体貌特征且口音明显,只要兄弟公安部门愿意协助,查清四人下落,抓捕那两个“中间人”并不难。

事实上昨晚就请局领导协调了。

下午吉主任说由于该团伙拐卖的妇女已超过十人,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局里不打算请兄弟公安局协助,直接上报市局,请市局刑侦支队协调。

到现在没消息,不知道市局领导怎么想的。

韩博拍拍他胳膊,若无其事笑道:“局领导正在想办法,一搞清其下落立即组织解救,到时候带上你,不会再让你看家。”

多参加几次大行动,实习鉴定就会更好看一点。

小任咧着大嘴嘿嘿笑道:“谢谢韩乡长,我去休息了,不上楼,就在办公室,有事您叫我。”

ps:三喜临门,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

一是过去24小时,共有104位友打赏,三排粉丝榜排满两排;二是“我是5421647”友再再次大力支持,我们有两位护法了。

最后也是最激动的一个消息,下午收到站内短信,三江申请终于获得通过。

不是普通的三江推荐,是首页三江封推,有封面的,在大封推旁边,一上一个星期,超给力。

没有各位友的打赏、评价、收藏、投票、点击和宣传推广,不可能有现在这个成绩,编辑一样不可能给这么好的网站推荐,在此,牧闲衷心说一句谢谢。

已经被各位兄弟姐妹捧到这个位置,不争就是不求上进。

预定下周的三江票、推荐票,全线出击,三江排名,点击榜,推荐榜只要有希望上的我们都要上,拜托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