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零一章 出发点不一样

第一百零一章 出发点不一样


                奔波两千多公里,把人儿子抓开公捕大会。

盗窃、伤人、潜逃,法院不会轻判,顾新贵不蹲七八年出不,现在去他家绝对不会受待见。同样一件事,不同人出面结果会大为不同。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既然得罪了人,就不要去讨人厌。

韩博想了想,干脆让刚的小单和老米跑一趟,去做做顾新贵父母工作,让二老过两天接待下从未见过面的儿媳妇及两个没血缘关系的孙子。

顾新贵三十好几,出估计已经四十多。

坐过牢,有前科,到时候怎么娶媳妇,现在这个媳妇对顾新贵死心塌地,一定要想方设法哄住。可怜天下父母心,两位老人应该会热情接待。

小单刚把7号车开出大院儿,一辆切诺基警车和一辆桑塔纳缓缓开进了。

难怪办公室电话没人接,打呼机不,原吉主任在路上。

“联系”自己的局领导亲临,轿车上坐的估计也是领导,韩博急忙跑上去立正敬礼:“良庄公安特派员韩博,欢迎吉主任警务室检查工作。”

搞得很正式,吉主任非常满意,举手礼:“请稍息。“

“是!”

“白主席,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的打拐英雄,我们公安局刚成立的打拐中队中队长韩博同志。小韩,这位是我们县妇联白主席。“

四十多岁的一位女干部,白白胖胖,穿着一身得体的风衣,有气质,坐得是轿车,不介绍都知道是领导。

妇联的全称是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是党领导的为争取妇女解放而联合起的各族各界妇女的群众组织。其基本功能是代表、捍卫妇女权益、促进男女平等,亦同时维护少年儿童权益。虽然被定性为“非政府组织”,其实跟政府部门没什么区别。

正科级,跟老卢一个级别,必须表示出足够尊重。

韩博再次立正敬礼:“白主席好,思岗县公安局打拐中队韩博,欢迎白主席我中队指导工作。”

“韩博同志,别这么严肃。”

白主席轻握着他手,侧身道:“韩博同志,我是代表广大女同胞感谢、慰问你们的,你们以高度的责任感,开展打击拐卖妇女的行动,在破获案件、解救被拐妇女方面取得明显成效,对拐卖妇女的犯罪分子和收买妇女的人以极大震慑。让好几个家庭得以破镜重圆,让广大妇女的人身安全得到有力保障”

记者!

车上居然下一个县电视台的记者和一个摄像师,一个举着话筒,一个扛着摄像机,招呼都不打就开始采访。不过镜头好像始终对着白主席,她抑扬顿挫,热情洋溢,显然早有准备。

“我们妇联将‘代表和维护妇女权益、促进男女平等’作为基本职能,将一如既往地积极配合公安部门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共同做好维护妇女合法权益、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工作。也预祝你们的打拐工作取得更佳战绩,期待更多被拐卖的妇女早日归温暖的家园。“

“谢谢白主席,感谢白主席的鼓励和支持,我们打拐中队一定坚持不懈,对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坚决予以打击,在局党委领导下同妇联一起共同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不愧为学生党员,学生会干部。

不愧在江城上念四年大学,见过大世面。

坚持不懈,对犯罪分子坚决予以打击,不忘在局党委领导下,说得多好!要是换作一个不识好歹的,肯定一句“我们一定再接再厉,再立新功”。

部下应对得当,吉主任很满意,等漂亮的女记者放下话筒,微笑着说:“小韩,我们是从看守所过的,记者同志刚拍过那几个人贩子,拍过那些收买被拐卖妇女的涉案人员,接下要采访你们解救出的妇女,白主席也要慰问一下她们,人在哪儿,带我们过去。”

“报告吉主任,报告白主席,解救出的妇女暂时安置在蚕桑指导站,在集市,离这大约一点五公里。”

“坐我车,给我们带路。”

“是。”

记者同白主席上一辆车,警车上就司机和“联系”自己的局领导,韩博坐在后排,趴在副驾驶椅背上问:“吉主任,我们就抓几个人贩子,解救几个妇女,白主席慰问,电视台采访,至于搞这么夸张吗?”

居功不自傲,这样的小伙子太少了。

吉主任头看了一眼,似笑非笑地说:“平时不至于这么夸张,现在不是平时,现在是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专项行动期间,县里需要树立一个典型,需要一个打拐英雄震慑那些买媳妇的。你破获一个拐卖团伙,解救出那么多被拐卖的妇女,将全良庄买媳妇的人一网打尽,不树立你树立谁,你不是英雄谁是英雄。”

“可是,可是县里怎么会突然想起打拐,而且拐也不是这么打的,应该先摸底,然后组织力量同时行动,这么搞会打草惊蛇。”

在良庄工作,想不到很正常。

吉主任低声解释道:“昨晚卢记去县委汇报,县领导正在召开常委会,研究这个年该怎么过。良庄无债一身轻,什么不用担心。其它乡镇不行,许多乡镇领导已经做好出去躲债的准备。春节即将临,再过几天就是97,香港马上要归,稳定压倒一切。

大过年,如果再不发点工资,教师会闹事,退休人员会上访。县财政挤出一部分,谢记和杨县长帮几个问题最严重的乡镇协调到一点银行贷款,但仍有很大缺口。听完卢记汇报,杨县长认为这是个机会,决定利用打拐的契机,将一些计划外生育的社会抚养费征收上。“

“买媳妇的?”

“嗯,他们大多没领结婚证,未婚先育就是计划外生育,按规定是要处以罚款的。普通人超生躲躲藏藏,顶多去扒他家房子。买媳妇生孩子不仅违法而且犯罪,他们要是敢逃就是逃犯,就要发通缉令全国追捕。良庄一下子抓几十个,能够体现出县委县政府在打拐上的决心,所以县领导认为只要宣传到位,征收工作应该不难做。”

这哪是打拐专项行动,这分明是罚款专项行动。

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忍不住问:“买媳妇生孩子的全县能有多少,能罚多少,就算全罚上又能顶多大事?”

“县里上午安排各乡镇和我们公安局摸过底,把9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施行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之前的算上,全县真不少。集中清理一下,没办结婚证的补办结婚证,计划外生育的把罚金收上,顺便帮那些孩子把户口上了,同时对那些想买媳妇的人能够起到一定威慑作用,一举几得,不是什么坏事。“

光计划外生育罚款不一定能威慑住,韩博又问道:“吉主任,这是不是意味着对那些买媳妇的人个一刀切,只要缴纳罚款就既往不咎?”

“怎么可能,收买拐卖妇女违法犯罪,我们公安机关一样要查处,态度好的管制,态度恶劣的移送检察院起诉。”

“什么叫态度好?”

“各乡镇要成立工作组,敦促那些买媳妇的人积极主动配合调查,一星期内办理取保候审,逾期不办理的严厉打击。”

明白了,各乡镇想收一笔计划外生育的罚金渡年关,局里打算利用这个机会罚没一笔取保候审的保证金。

对那些买媳妇的人,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没有处以罚金的条款。局里只有打取保候审保证金的主意,三天两头传讯,只要一次没及时到案,就可以合理合法的将保证金罚没上缴国库,然后再返还到局里。

同样是打拐,出发点不一样。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专项行动结束之后,至少两三年内没人再敢买媳妇,除非他做好被公安和计生部门重罚的心理准备,确实能威慑住那些想买媳妇的人,进而达到“没有买,就没有卖”的最终目的。

ps:各位兄弟姐妹太给力了,今日打赏达到史无前例的55个,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偷着乐一下)。

仍空着两百多个位置,再次厚颜求打赏,同样不求多少,但求好看,10币足矣,填满它,拜托了,谢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