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章 说情,人情

第一百章 说情,人情


                吃完饭,去楼里给吉主任打电话。

办公室座机嘟半天没人接,让寻呼台呼两次没,估计出去办什么事,周围找不到公用电话。

手机号他知道,要是有急事,他早打手机了。

张局早上说什么县里要搞一个为期半个月的打拐专项行动,你是主角,赶快,那就是一个笑话。一个正股级小民警,在局里都是配角中的配角,哪有资格在县里组织的行动中当主角,况且局里并非不知道这边有多忙。

至于打拐中队长要在打拐专项行动中扮演什么角色,根本不用去操心。

这个中队长只是兼职,“有事打拐,没事维护治安”应该反过。作为乡长助理兼公安特派员,首先要干好乡党委政府安排的工作,维护好全乡治安,然后在有时间和经费的前提下去打拐。

小单押解孟世勇去看守所,陈猛送牛部长和王解放去县里,小任和高亚丽在老党校保护那些“解救”出的妇女不受骚扰,安小勇在看守所挨个审问买媳妇的人,把材料全整理好才能移交给预审科,预审科确认无误再交给法制科家里就剩下他跟王燕两个人和一个联防队员。

警务室不能离人,王燕提议她去老党校,让他在家值班带休息。

询问被拐卖的妇女,女同志去比较方便,韩博从善若流,坐在接警台里总结起警务室这段时间的工作,考虑接下的工作该如何开展。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想到什么记下,正写得投入,柳北村聂支了,提着一个上面印有“良庄乡人民政府赠”的公文包。

“韩乡长,忙不忙?”

“不忙,聂支,请坐,我去倒杯水。”

“不用麻烦,刚吃完饭,喝两大碗汤,不渴。”

聂支头看看户籍服务台,有意无意看看大厅两侧的其它办公室,确认一楼就他一个人,从包里取出一鼓囊囊的信封,往接警台里一塞,愁眉苦脸说:“韩乡长,张玉珍是我表嫂,没上过学,没文化,农村妇女,法盲一个,好心办成错事。我表侄在丁中上学,毕业班,明年参加高考,她被关进去了,孩子没心念,帮帮忙,拜托了。“

张玉山买媳妇的事是他姐姐张玉珍一手操办的,抓的现行,这样的人不太好放。

韩博拿起信封掂量了一下,笑道:“聂支,你这是干什么,没必要,这样不好,收起。”

“韩乡长,帮帮忙,给我个面子。不怕你笑话,她一家老小昨晚就去我家了,一直到现在都没走,我也是没办法。”

吃饭时牛部长提过,在老卢极力建议下,县政法委对买媳妇的人如何处理已经定下调子。

作为执法人员要秉公执法,同样要兼顾人情。何况警务室许多工作,离不开他们这些村干部支持,要是没他们帮助,治安联防费都不一定能收上。

韩博把信封往他包里一塞,诚恳地说:“聂支,不是我不帮忙,是这个忙帮不上也不能帮。”

“韩乡长,她家情况特殊,我表弟在工程队,年头出去,年尾。上有老下有小,家里七亩多地,养四张籽蚕,里里外外全靠她一个人。不能坐牢,她要是坐牢,这个家就完了。”

“坐牢?”

“韩乡长,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早上广播里说了,县领导讲话,买媳妇的要从重从严查处,要判三年!”

县里搞的专项行动声势很大,这么快就上广播,可是这么一不就打草惊蛇了么。

韩博越想越糊涂,摁住他想再掏信封的手,笑道:“聂支,你多虑了。张玉珍张玉山姐弟的情节是最轻的,我们及时解救,那个女孩没受到多大伤害,姐弟俩后的认罪态度也比较好,判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用坐牢?”

眼前这位良庄没多久,六亲不认,心狠手辣却是出了名的,聂支将信将疑。

“不用,我可以保证。”

韩博微微点了下头,旋即脸色一正:“拘留15天是少不了的,买媳妇的那几千块钱属赃款,要按规定没收上缴国库。我们严格按规定办案,除此之外不会再处以罚金。”

这年头,落到公安手里不坐牢也要大出血。

前段时间那些收茧的,一个个被罚得几乎倾家荡产。

表弟媳妇不要坐牢,不要再罚款,只拘留15天,聂支终于松下口气。发现眼前这位不是特别难打交道,至少公事公办,不像丁湖派出所吃人不吐骨头。

打发走柳北村支,红旗村陈会计了,不是为陈月红,是帮村里另一个买媳妇的人求情。

那家伙孩子已四岁,买的媳妇舍不得走。

按县里定下的调子,这种情况先拘15天,再让亲属办取保候审,然后判3至6个月管制,一样不用坐牢。

对收买拐卖妇女的,相关规定没有处以罚金的条款,他不会因为买媳妇被罚款,但要交计划外生育的罚款,罚多少计生办说了算,跟警务室没关系。

陈会计搞清楚情况,千恩万谢,说一大堆好话,直接奔乡政府,去找计生办的人。

走马灯似的,打发走一个又一个。

跟约好一般,轮流进,不会同时两个人。

净忙着应付这事,时间全浪费掉了,小单把孟世勇送到看守所,到警务室正准备汇报安小勇那边情况,手机突然响了,号码很陌生,竟然是长途。

“韩特派,忙不忙,说话方不方便,我下焦派出所老吴,还记得吗?”

区号是北河省林坊市的,韩博反应过,急忙起身道:“吴所好,吴所好,吴所,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是不是要出差我们这儿?”

“不是我要去,是顾新贵的老婆孩子要去。不知道详细地址,跑所里问我,哭哭啼啼,不告诉地址不走。没办法,只能把你名片给她。她有一亲戚在津门工作,已经帮她娘儿仨买好火车票,今天下午出发,两三天估计能到。一个女人,带俩孩子,千里迢迢去探监,看着挺可怜的。韩特派,帮帮忙,跟看守所打个招呼,等到了让她见一面“

不管顾新贵之前做过什么,他在北河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

村里人对他的印象就是干活,从早干到晚,地里干完去修理铺干,修理铺忙完去做家务,连洗衣做饭那种女人的活儿都干。

烟酒不沾,不赌不嫖,省吃俭用,吃苦耐劳,没任何不良嗜好。

作为一个丈夫,作为一个继父,他非常称职。

村里女人无不羡慕他老婆,个个说他老婆捡了个好男人。

现在看他没白付出,已经这样了人依然对他死心塌地,法律不外乎人情,这个忙必须帮,韩博保证道:“吴所,您放心,她们到了这我安排,我先去找找顾新贵亲属,相信他亲属会热情接待的。”

ps:人的**无止境,排名上去了,收藏不少,头看看粉丝榜又有些不是滋味儿。

总共500个位置,有粉丝值的友共233位,仍空着267个位置。

加更一章,厚颜求打赏,不求多少,但求好看,10币足矣,把粉丝榜填满,让编辑看看我们的实力。明天确定下周的网站推荐,有多少有粉丝值的友,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拜托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