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九十四章 “最讨厌的人民警察”

第九十四章 “最讨厌的人民警察”


                8点20分,抓捕小分队出发。

夜里车少,抄近路。

从思良公路良庄,过柳下河大桥上省道,往西南方向走100多公里,从七围港过江,再行驶70多公里便能抵达目的地江阳。

考虑到抓捕分队出发之后,良庄警务室要羁押那么多嫌疑人,要照看那么多解救出的妇女,警力严重不足。张局亲自打电话命令李庄、丁湖两个派出所,各安排一名民警和五个联防队员连夜过去增援,直到抓捕分队从江阳为止。

王燕到警务室门口下车,领导不在家,她要继续主持工作。

事先打过电话,车门一开,老王提着两个大塑料袋往车上塞,香烟、矿泉水、面包、火腿肠、煮鸡蛋,后勤工作无可挑剔。

“韩乡长,家里尽管放心,祝你们一路顺风。”

“好,幸苦各位,等这个案子完了,我们好好放两天假。”

“小俊,刚拿证,你开慢点。”高亚丽拍着7号车门,一脸关切。

韩博摁两下喇叭,打开转向灯示意他跟上,驶出三四百米,突然笑问道:“老米,小单跟亚丽是不是有情况,她怎么不提醒我们开慢点。

米金龙头看看,不无得意问:“韩乡长,这么大事不知道?”

“真不知道,怎么事,他们真对上眼!”

“好几天啦,小单母亲不是过一趟么,看小高不错,托单支去小高家提亲。小高父母找借口跑过看看,感觉小单可以。两方家长问问俩人,俩人没什么意见,这事基本上就定了。”

“他,他是我从丝织总厂带的,我是他领导,为什么不跟我说?”不把乡长助理当干部,韩博酸溜溜的有些不是滋味儿。

米金龙关上一半窗,生怕躺在后排睡觉的王副大队长着凉,靠在座椅上,哈欠连天地说:“你是领导,小单也是你从县里带的,什么事可以找你帮忙,可以跟你说,唯独做媒不行。我们良庄有风俗,老人喜欢图吉利,没成家没生小子的人不能做媒。“

“我没资格?”

“韩乡长,真没瞧不起你,没不把你放在眼里的意思,就是一风俗。将摆喜酒,请你坐主位,跟卢记坐一块。”

两辆车,包括王解放在内四个驾驶员。

轮流开,一人一小时。

头一次坐这么好车,头一次跟同样年轻、同为传奇人物的韩特派打交道,王解放根本睡不着,一直躺在后排闭目养神。

在基层所队,民警与联防队员之间的关系一直微妙。

在一些老百姓眼里联防队是“伪军”,一些思想有问题的民警也不把联防队员当事,总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同工不同酬,得不到最基本的尊重,有时出了事甚至让联防队员扛,导致许多联防队员对民警表面上尊敬,言听计从,背后却没少发牢骚。

作为一名刑警,察言观色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他惊奇地发现,比自己更年轻的正股级民警,与副驾驶上那位年纪不小的联防队员关系融洽,谈笑风生,几乎无话不谈,感觉不到正式民警与临时工之间的隔阂。

睡不着,不如坐起扯扯淡。

他爬起身,好奇地问:“韩队,你一共有多少职务?”

韩博乐了,抬头看看后视镜:“王大,你这一问我发现我官虽然不大,职务数量却不比局领导少。思岗县公安局良庄公安特派员、思岗县良庄乡人民政府乡长助理、思岗县公安局良庄乡警务室主任、思岗县公安局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侦查中队中队长,三个正职,一个助理,可以吧?”

“可以,比我这副大队长有干头。”

“韩乡长,你少算了一个正职。”老米忍俊不禁地提醒道。

“少算一个?”

“你忘了,你是警务室党支部记,党内职务比行政职务重要。”

“哎呀,差点把支忘了,党支部记也是记,有人称呼韩特派,有人叫韩乡长,王大刚才喊韩队,唯独没人叫我韩记。”

说说笑笑,车驶过柳下河大桥,进入新庵境内。

晚上全黄灯,不用等,确认南北方向没快速行驶的车辆,打转向灯准备左转弯,等在三岔路口的十几个摩托车和面包车司机,突然围向一辆缓缓停在斜对过的长途客车。

“良庄30,丁湖50,一直把你送到家,不管哪个村!”

“坐我车,我就良庄人,你哪个村的?”

“别挤别拉,我们是老乡,我们家乡人。”

“钱二,你装什么良庄人,小姑娘,别信他,良庄25,丁湖40,保证把你安全送到家。”

“我不要人送,请你们让让,我家就在桥那边“

一帮夜里拉活儿的黑车司机,把五六个刚下车提着大包小包的旅客团团围住,死拉硬拽非要人家坐他们车。凶神恶煞般地抢生意,一个十**岁的女孩吓得快哭了。

别说一个小姑娘,遇到这帮土匪似的家伙,几个明显是从外地打工的民工都被吓得手足无措。

“小单陈猛,打开警灯警笛喊话,警告一下他们!”良庄公安特派员干什么的,岂能眼睁睁看着良庄人被欺负,韩博顺手抓起对讲机。

对讲机里应了一声,7号车突然加速拐过三岔路口,一个急刹停在长途车边。

警灯闪烁,警笛刺耳,高音喇叭里传陈猛的声音:“靠边靠边,全住手靠边!前面人听着,我们是思岗公安局良庄警务室民警,你们公然拦截乘客、拉客、宰客的行为已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严重威胁到我警务室辖区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及公安部相关规定,我有权依法对你们进行查处“

良庄没派出所,刚设立了个什么警务室。

良庄警务室的公安比柳下派出所、刑警队和交警队的公安“黑”!

前段时间收茧,抓那么多新庵人,柳下这边不少,一个常停在路口拉货的哥们就被抓了,罚两万多。

听说今天下午又去庆丰村带走一外地媳妇。

提起良庄公安,柳下人个个咬牙切齿。恨归恨,面对一辆警车和一辆明显是一伙儿的越野车,黑车司机老老实实谁也不敢吱声。

“良庄人全过,清点一下各自行李,不要把东西搞丢了。”韩博从储物格里取出纸笔,同老米一起推门下车。

出去打工大半年,对乡里事一无所知,几个旅客很奇怪,暗想良庄什么时候有警车有这么多公安。

正犹豫不决,一个眼尖的认出米金龙,欣喜地喊道:“米支,我长发,我六队长发!”

“我知道你长发,在车上就认出你了,从东海发财的?”

“发什么财,混口饭吃。“

要去江南执行抓捕任务,没时间在家门口耽误。

老米到底干过村支,拍拍手,招呼道:“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良庄乡长助理兼公安特派员韩博同志,你们大晚上从外地要注意安全,不要紧张,帮你们登记个身份证,男同志照顾下女同志,过桥之后尽可能结伴而行,长发,往柳南走的你负责送到家,往北走的推选一下”

平时没什么感觉,直到此时此刻,几个从外地务工的良庄群众才发现警察其实蛮好的。

登记完身份证,目送他们过柳下河大桥,抓捕分队再次上路。

王解放头看了看大桥方向,打趣道:“韩队,要是评选最喜爱的人民警察,良庄人一定全投你票。”

“投我票,别开玩笑,选最讨厌的人民警察差不多。”

“怎么可能?”

韩博苦笑道:“真的,不信你问老米,全乡哪个干部最讨厌,说我第二,没人敢当第一。”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