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一百零七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求三江票)

第一百零七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求三江票)


                越是新人新单位,办的案子越是要经得起推敲。

打电话给呆在看守所的安小勇,让他连夜提审周大民。

让抓完第二拨人的小单和陈猛,按照张霞的交代连夜去胜利村找当时围观的村民做笔录。把受害人、两个嫌疑人和十几个证明人的材料整好,形成一条证据链,办成铁案,不怕嫌疑人将翻供。

三更半夜砸门不好,夜里办案人也累。

关键白天个个有事,不一定能找着人,晚上全在家,一找一个准。

连夜快刀斩乱麻,同时能避免嫌疑人亲属与证明人串供。毕竟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许多人可能拉不下面子,禁不住哀求,明明有非说没有。

取证的工作量很大,小单和陈猛忙不过。

审到第三个嫌疑人,王燕提议由高亚丽记录,她和小任各带一名联防队员骑摩托车下村取证。

她以警务室为家,老公从丁湖搬过住在三楼,从报到至今从未休息过;小单家近在咫尺,一样住三楼,一样极少去;安小勇从上班到现在就去过三次;

陈猛结婚了,家次数多一些,不过每次去都是公私两便。给群众代办身份证,给局里送材料,从局里往拿各种文件好在有摩托车,不然近百公里骑自行车会累死。

连高亚丽都把行李搬过了,现在更是把她这个联防队员当民警使。

丁湖派出所作息时间是“铁打”的两班倒。

包括所长指导员在内先连续上三天班,然后两个晚上可以家,然后再上几天。

比如星期一早上8点上班,一直到星期三下午5点半下班家,星期四早上8点上班下午5点半下班,然后星期五早上8点上班一直到下周一早上8点下班。

警务室行动多,任务重,工作压力大,连丁湖派出所都不如,真正的“白加黑”、“5+2”。

逢年过节是公安最忙的时候,接下是元旦,然后是春节,想给部下放几天假都放不成。

工作大家干的,由于他们不是正式民警,功劳和荣誉全归自己一个人,韩博很内疚,暗暗决定年底多发点福利,按丝织总厂干部的标准:一人一条猪大腿,两条五斤以上的草鱼,三十块钱左右的白酒两瓶,白糖二斤,苹果桔子各一箱,瓜子花生各一袋,榨油厂赞助的油票一人十斤!

生怕忙忘,在笔记本最后一页记下,明天跟老王说一声,让他提早准备。

审到第五个嫌疑人,惊喜出现了。

帮人把逃跑的媳妇抓家,红旗村村民钱大富意识到好心办成了错事,有可能要坐牢(对老百姓而言劳教也是坐牢),吓得魂飞魄散,想提供一条线索,想以此立功赎罪。

“那天晚上拉肚子,解好几次大手。我家茅缸(茅房)在路边,人人往难看,习惯把草帘子放下。路过的人看不见我,我在里面能听见外面人说话。两个小年轻,一个是五队(村民小组)王军生家的老二,不会听错,他跟我儿子以前一个年级,经常去我家玩。

另一个听不出,不知道哪个大队的(村),骑摩托车,两辆,在我家茅缸边停下解小手(撒尿)。说塘里鱼真多,一网下去几百斤,把网都拉破了。商量拉到哪儿去卖,盘算能卖多少钱。当时没在意,第二天下午才知道白二家鱼塘被偷了,一定是他们干的,不会是其他人。“

红旗村鱼塘被盗捕案迄今没破,案值不大,影响不小。

联防队员反映群众对警务室意见很大,认为新任公安特派员只会罚款搞钱,不会破案不帮老百姓干实事。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全不费工夫。

韩博乐了,不动声色问:“我们的民警去走访询问过,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报案?”

“韩特派,我就听见,没看见。那小子好像在新庵学厨师,平时不怎么在村里。要是他找个人证明那天晚上没怎么办,他老子非得跟我拼命不可。没把握的事不能瞎说,不能瞎报案。“

明哲保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以理解。

韩博与强按捺下激动的高亚丽对视了一眼,又问道:“他们有没有说送到哪儿去卖?”

“新庵,王家老二说他认识一个给饭店送鱼的贩子,打算把鱼批发给鱼贩子。另一个小子问多少钱一斤合适,王家老二说鲫鱼起码两块五,草鱼起码两块三。”

“你一点没看见?”

“从帘缝里看见车尾,没看见人,一边挂一个装涂料的大塑料桶,里面肯定是鱼。”

“什么样的摩托车?”

“我看见的那辆好像是幸福250,邻居家有一辆,看上去差不多,另一辆没看见。”

“如果我把另一个人带到这儿,让他在门外说话,你能不能听出他的声音?”

“这,这,这很难说,韩特派,我就听他说过一次话,印象不深,没把握的事不能瞎说,不能冤枉好人。”

这么一个老实巴交、胆小怕事的人,居然兴高采烈帮人去抓买的媳妇,居然真让他从一片桑地里抓到了,让一个很有希望逃脱的女孩成了一个三岁小孩的妈妈,舍不得孩子,现在想家都不去。

法盲!

过去这些年乡里净忙着到处找钱,法制宣传工作几乎没做,司法所形同虚设。要是法制宣传到位,能发生这样的悲剧?

综治办和司法所必须发挥作用,两万不够给周正发四万。

各村警务室要尽快搞起,每个警务室门口要有一个法制宣传栏。

韩博在笔记本上又记录下几件接下要办的事,抬头道:“钱大富,你有立功表现,但功不抵过,至少不能完全抵过。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法律,且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我向上级请示一下,看能不能帮你争取个取保候审。”

“韩特派,取保候审什么意思,要不要坐牢?”

“交保证金,暂时不用坐牢,不过你的表现一定要好。如果再犯事,只能公事公办。”

公安吃人不吐骨头,公安的保证金跟罚款差不多。

钱大富忐忑不安地问:“那,那,那我要交多少保证金?”

取证工作正在做,到天亮估计差不多。

群众认为公安就会罚款搞钱,收现金不太合适,要去跟信用社打个招呼,在信用社开设一个专门账户,开单子让他们自己去信用社交。这么一至少可表明钱交给政府,没落到那个人手里。

韩博想了想,示意小高把笔录拿给他看,看完让他签字摁手印,起身道:“今晚你是不去了,我们会通知你亲属明天一早办理取保候审申请和保证,材料要送到县里请局领导审核批准。获得批准之后,你亲属拿我们开具的手续去信用社缴纳5000保证金,再拿信用社的收据过保你家。“

5000就5000吧,总比坐牢强,钱大富愁眉苦脸点点头。

“还有,王军生家老二偷鱼的事要保密,你要保密,我们也会帮你保密,明不明白?”

“明白。”

ps:三江票榜上的第一名太猛,从第二名(我们)到最后一名加起相当于他的零头。

悬殊太大,实在争不过。投票确实麻烦,不好意思强求各位友全投,只求方便的友投一张,能保持现在的排名就行了。

新的一周,新的开始。

继续求投起较为简单的推荐票,看能否继续赖在分类会员推荐榜上。

再就是本周打赏名单就不搞了,各位太给力,两百多位,再搞就等于抄粉丝榜,谢谢,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就牧闲码字动力。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