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九十六章 打出麻烦!(求收藏推荐)

第九十六章 打出麻烦!(求收藏推荐)


                “别怕,别紧张,我们是公安,我们是救你的。”

韩博用手电照着找到一根灯绳,轻轻一拉,棚子里亮了。被囚禁的妇女比刚才更怕,双手捂着脸,嘴里咿咿呀呀不知想表达什么,系在脖颈皮套上的铁链子哗啦作响。

她三十多岁,体态偏瘦,指甲老长,头发、脸上、手脚和裸露出的身体上满是污垢,角落里放着搪瓷饭盆和一个塑料痰盂,吃喝拉撒睡全在这不到十平米的空间里,尽管棚子四处漏风,空气中仍充斥着刺鼻的恶臭。

这帮混蛋,居然把人当狗一样栓着!

韩博连忙拉绳关掉点灯,试图缓解下她紧张恐惧的情绪。

“韩乡长,郝力不在。”

“什么?”

陈猛下意识捂着鼻子,沮丧地说:“外面是两个小角色,他们说郝力老家了,昨天中午走的。”

竟然让主犯给跑了!

韩博啪一声拍了下大腿,后悔不迭地说:“老家,可能吗?他在附近,他就在附近,怪我,不该这么仓促的,不然不会打草惊蛇。”

“韩队,这不怪你。”

王解放收起枪,探头看了一眼囚禁在里面的妇女,掏出香烟说:“主犯狡猾,警惕性极高,具有一定反侦查能力,见不到孟世勇和桂素兰一起绝不会露面,或许郝力这个名字都是假的。”

“我应该再做做桂素兰工作,哪怕押上车在路上做。”

过去几年,王解放协助拐出地公安部门解救出好几名妇女,非常清楚打拐工作有多难,劝慰道:“放长线钓大鱼是个办法,关键风险太大,况且没那个时间。韩队,别气馁,至少抓获两个同伙,又解救出一名妇女。对我们说,救跟打同等重要,甚至更重要。”

想想是这个道理,跑掉的将可以抓,被拐卖的妇女不及时解救出,她们这一辈子就毁了。

韩博微微点下头,苦笑着说:“没带一个女同志不方便,老米,老贾,你们是老同志,看上去比较憨厚,给人感觉值得信赖,帮帮忙,进去处理一下。”

“我们去?”米金龙愁眉苦脸。

“你老同志,女儿那么大了,老贾马上抱孙子,你们不去谁去。我们是小伙子,我们不方便。”

这个理由够充分,米金龙无奈的叹道:“好吧,车上正好带两件衣服,我去拿,不管合不合适,先让她穿上。”

“找找有没有热水,让人家洗洗。”

“知道,这么臭,不洗能上车么。”

小单将一个刚落网的嫌犯押到门面里,打开电灯搜身,抽掉腰带,让他跪在墙角边,开始审。另一个嫌犯关押在后院的石棉瓦棚里,陈猛审。

孟世勇表现不错,用不着跪,把押上刚开到大门口的越野车,在车上问。

这儿囚禁一个妇女,不知道囚禁多少天,地方没找错也没抓错人,关键这些情况他开始交代。

韩博冷冷地问:“怎么事,郝力人呢?”

没抓到郝力,事要由他扛,孟世勇更急,用哀求般地语气说:“韩警官,韩警官,我带人走时郝力在这儿,他没说要老家,天地良心,我说得句句是实话。”

“以前送人时他在不在?”

“在啊。”

“那他这次为什么不在?”

想到每次送人桂素兰总有意无意离开一会儿,孟世勇惊呼道:“可能他跟桂素兰约过什么暗号,桂素兰没打电话发暗号,他担心出事先跑了。”

韩博怒火中烧,拍中他脸问:“为什么早不说?”

“韩警官,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是猜的。再说桂素兰是他的女人,晚上不跟我住一块儿,干什么事不告诉我,除了送人拿钱我什么都不知道。”

“认不认识里面两个人?”

“见过,不知道名字,在这一带捡破烂收旧货的,说是捡是收,其实是偷。看见找工作的,要饭的,捡破烂的,落单的妇女,他们就骗到这儿卖给郝力,郝力再想办法卖出去。”

“囚禁的妇女呢?”

“不认识,不知道,没见过,我从没去过后院。韩警官,我有工作,有一辆黄包车,能自食其力,不是游手好闲,我是鬼迷心窍上他当,稀里糊涂帮他送人的。说是送人,是送他的女人,送桂素兰,拐卖那些不关我事”

这家伙,倒挺会推卸责任。

三个人,同时审,相互验证,想撒谎没那么容易。

结果证明孟世勇依然没信口开河,两个刚落网的嫌犯承认有盗窃和拐骗妇女的犯罪行为,承认在帮郝力做事。

跑掉的家伙比想象中更难缠,利用收购废品的便利条件,有针对性拉拢一些在江阳市流浪的外地人,通过外地盲流拐骗乃至绑架落单的外地妇女,再通过其发展的中间人(比如陈月红),将妇女卖到经济欠发达的江北地区。

不绑架江阳人,不在江阳卖,有废品收购站作为掩护,江阳市公安局很难察觉。

并且通过已经掌握的线索可确认,他不光不断发展“下线”,还发展“上线”。

从柳下镇庆丰村解救出的沈秋艳,不是在江阳市被绑架的,是被他及他的同伙在西川老家,以职业介绍为名拐骗到江阳,再从江阳拐卖到柳下的。

组织严密,分工明确。

想打掉这个团伙,只有抓住他,抓这些小鱼小虾没用。

正检讨这次行动犯过哪些错误,下次应该注意什么,老米从屋里跑出说:“韩乡长,那个妇女脑子有问题,可能是疯子,不知道是吓疯的,还是本就疯。”

“疯子?”

“不信去看,给面包她吃,让她喝了点水,不怕了,笑了,又唱又跳。”

下车进去一看,刚洗干干净净换上男人衣服的妇女,果然在院子里又唱又跳:“左手锣,右手鼓,手拿着锣鼓,唱歌。别的歌儿我也不会唱,只会唱个凤阳歌,凤阳歌咿哟嘿,得儿铃咚飘一飘,得儿铃咚飘一飘,得儿飘,得儿飘,得儿飘得儿飘飘一得儿”

麻烦大了,这怎么搞!

带去,养着她?

韩博哭丧着脸,一下子没了主意。

人贩子不但拐卖正常妇女,同样拐卖残疾人,智障的,聋哑的,失明的,缺胳膊少腿的。相比正常人,他们更喜欢拐卖这些有问题的。

打拐最容易出成绩,那么多办案单位为什么不积极?

一是没经费,二就是怕遇到这种情况。

韩乡长啊韩特派,现在知道打拐中队长不是那么好干的吧,王解放很同情身边这位被局领导忽悠打拐的同事,故作轻松地说:“吐辞清晰,歌词一字不差,乐感不错,一句没跑调,精神估计受了点惊吓,受了点刺激。问题不大,送精神病院看看应该能好。”

ps:评区有一个龙套楼,有兴趣露脸,对那个时代的社会治安有特别难忘记忆的友,可以去龙套楼留个名字和大概情节,牧闲视情况写到里(已经有三个角色采纳)。

“贵在真实”也好,“跪在真实”也罢,共同的记忆,共同的故事,我们一起写。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