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九十一章 打拐行动(四)

第九十一章 打拐行动(四)


                江省治安在全国算很好的省份,思岗治安在全省排前列,多少年没发生过影响恶劣的刑事案件。

黄赌毒中黄不多,赌很少。

至于毒,别说老百姓,许多民警都没见过。

农村虽谈不上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但夏粮秋粮晒在路上基本上不会丢。

发生买媳妇这种事,不能说社会治安不好,不能说经济有多么落后,也不能说风气有多么坏,只能说明法制宣传不到位,精神文明建设没跟上,人性越越冷漠。

丁湖的解救行动同样顺利,几乎没遭到阻扰。不像那些因贫穷产生野蛮的边远山村,一呼百应,个个出手,想解救一个被拐卖的妇女,估计要调动武警。

人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对警务室而言,开始就是开始,离一半早着呢。

打拐不是公安一家的事,需要乡党委政府支持,需要妇联、卫生、团委、司法和教育各部门广泛参与。

老卢从南港了,亲自兼任“良庄乡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人员名单贴在警务室院墙外,大毛笔字,大红纸。

分管政法综治的崔副记兼任副组长,负责工作组具体工作。

综治办主任、妇联主席、公安特派员、团委记和计生办主任兼任主任委员,组成人员下面是举报电话。

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贴在边上,然后是“买老婆花钱又犯法”之类的大幅标语,龙飞凤舞,全出自文化站长老吴之手。

警务室铁门紧闭,传达室变成值班室,小任和一个联防队员以及一个乡干部正在给闻讯而至的群众解释法律法规。

西边一排宿舍变成一排小黑屋,周正发和几个联防队员坐在门口,骂里面的人没出息,给里面的人上规矩,谁想上厕所要“报告”。

东边食堂里全是妇女小孩,桌上有水果瓜子糖果,仿佛在开茶话会。

迟的解救,有人哭有人笑,有人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工作组有许多女干部女教师,两个人负责一个,用思岗普通话努力跟她们沟通,用尽可能亲切的语气和笑容安抚大人小孩情绪。

小单、陈猛和高亚丽刚从丁湖解救出的女孩,是同沈秋艳一起被拐卖过的,再次见面,二人相拥痛哭。她没沈秋艳幸运,遇到一个花了钱就要同房的三十多岁男人,已怀孕三个月。

先交给工作组的女干部安抚,知道老家电话的先联系老家亲人,老家没电话的帮她们联系户籍所在地公安局。然后该检查身体的去卫生院,该做笔录的去办公楼。

稳定压倒一切,把良庄乡升格为良庄镇才是大局。

老卢、焦乡长、崔副记、马主席、牛部长等乡领导全了,研究怎么才能又快又稳的把这件事解决掉。

“可能一些同志会有想法,认为小韩同志没事找事。中央文件崔记刚刚传达过,作为党政领导,我们有责任,那种没事找事、多管闲事的想法万万要不得;有些同志或许会想,这种事多了,丁湖有多少,李庄有多少。我再强调一次,人家是人家,我们是我们,不能好的不学坏的学“

老卢快退居二线了,越是快退的领导越不想留下遗憾,他真下定决心,决心在他的党委记任期内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三言两语把调子先定下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只有硬着头皮解决,焦乡长意味深长地说:“同志们,除了一些征收任务,我们良庄各项工作大多排在全县前列。外面人提到我们良庄,第一句话是良庄不欠债,第二句话是良庄重视教育出人才。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虽然年年评不上先进,但有这两个评价,我心满意足。

现在问题摆在眼前,我们欠债,欠法律债良心债。我爱人在食堂帮着做工作,她很同情那些女同胞,为那些被拐卖过的女同胞的遭遇难过,她忍不住哭了,见着我就问乡里为什么不管,作为乡长,我无地自容。“

党政一把手态度明确,其他乡领导纷纷表态支持。

“小韩,你先介绍下情况。”

韩博头看了看列席会议的新娘子,解释道:“卢记,我刚执行完抓捕和解救任务,具体情况王燕同志掌握得比较全面,要不请王燕同志先汇报。”

“行,小王,开始吧。”

“是!”

“报告各位领导,初步统计,自199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施行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以,我乡共发生收买拐卖妇女的犯罪行为28起,孩子3岁以上的12起,1至3岁的9起,也就是说有7名被拐卖过的妇女没生育。

初步统计,她们主要自西川、西江、南贵、南、北湖和南湖六个省十几个地区,人贩子以介绍工作或婚介为名,把她们骗到我们这儿,卖给我们良庄及周边农村家庭条件不好的农民。人贩子和法制意识淡薄的农民,就这么将一个个天真活泼、爱幻想的女孩,变成一个个生孩子的工具“

在长港派出所干三年内勤,王燕见过各种犯罪行为,自认为是一个很坚强的女警。

但是,现在,她情不自禁流下两行热泪。

食堂三十多个妇女,经历一个比一个凄惨,遭遇一个比一个坎坷,将心比心,谁能不为之动容。

老卢气得脸色铁青,拍着桌子指示,该抓的抓,该判的判,该让人家的给赔偿给路费送人家,乡里挤出10万作为善后经费,工作组要把这件事负责到底。

用老卢的话说,不吓唬吓唬他们,不给他们点教训,威慑不住其他人。

只要是买媳妇的,有一个算一个全拘留。

联防队员提人,安小勇、小单和陈猛在三间办公室同时讯问,做笔录,整材料,再找他们买的媳妇了解情况,相互验证。中巴车联系好了,明天一早全送看守所。

按照沈秋艳反应的情况,她那一批共7个人被骗到江省。人贩子中有一个大概40多岁,名叫郝力的西川籍男子,好像是团伙头目,反正另外几个人贩子全听他的。

落网的两个是从江阳市上的长途汽车,郝力可能在江阳市,可能有个窝点,甚至可能囚禁了其他妇女。

已经快天黑了,如果交易顺利,落网的两个人贩明天中午应该能赶去。姓郝的嫌犯没露面,警惕性极高,到时候要是没看见同伙,极可能会转移。

动作一定要快,要撬开两个人贩子嘴,搞清郝力下落。

为防止串供,人贩子中的男子正好关押在讯问室。

韩博拉开椅子坐到他对面,从包里取出一根烟帮他点上,王燕拿起笔,准备做记录。

必须争分夺秒,没时间再问他姓名性别。

韩博拿起他的身份证,冷冷地说:“孟世勇,我知道你能听懂也会说普通话,别跟我装疯卖傻装聋作哑。法律规定,拐卖妇女、儿童三人以上的,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你死定了,你拐卖妇女6人以上,情节特别严重,要依法从重从快查处。要是没立功表现,要是敢跟我公安机关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连死缓都混不上。“

对打击拐卖妇女儿童,79年刑法太轻,全国人大常委会又出台一个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1991年9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二号公布的,就是法律,具有法律效力。

王燕把决定拿给他看,指着死刑的相关条款,警告道:“孟世勇,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别执迷不悟,这是你立功赎罪的最后一次机会。”

从去年秋天到现在,陆续往这边送好几个人。

那些女人全在,全可以指认,想赖都赖不掉。

孟世勇被劳教过,知道公安不是在开玩笑,他不想因为送人这事被枪毙,更不敢保证他不说隔壁的女同伙也不说。

罪行严重,嫌犯心理防线很容易突破,只是刚才忙着解救其他妇女,忙着参加乡里的会议,根本没时间审顾不上审。

韩博只问重点,王燕也只记录重点,随着嫌犯不断交代,一个庞大的拐卖妇女犯罪网络浮出水面,光南港几个县市农村要解救的妇女就十几个,特大案件,必须向局领导汇报。

ps:感谢各位挂念牧闲身体的兄弟姐妹,感谢各位打赏、发红包宣传、推荐、评价、建议的友,一周快结束了,成绩好得惊人,不仅没掉下分类会员推荐榜,而且在榜上能保持一个不错的名次。

那是大神的位置,真难以想象。

新的一周即将开始,恳请各位一如既往支持,下周网站推荐不错(架推,有封面的),预定宝贵的推荐票、点击和收藏。

最后感谢“错爱”、“好就追”、“龙门山有雨”、“chenm726”和“迷糊子”等新老友的慷慨打赏(晚上贴上详细名单),我们有八位舵主了,霸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