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八十五章 问心无愧

第八十五章 问心无愧


                雷太平陈月红夫妇家在团结村,从团结桥过去就是柳下,离车车往的省道很近。

如果外地人贩子警惕性高,完全可以不进入良庄境内,在省道边完成交易,拿到钱就搭过路车走,到时候再想抓他就难了,办案成本也会呈几何倍数增长。

光靠特情盯着不行,让小任和老米先过去蹲守。

陈月红已伙同外地人贩拐卖过六名妇女,按惯例她会叫上买媳妇人一起去交易,柳北村光棍张玉山一样要监视。老王明天要改造几个临时羁押室,只能让高亚丽和一心想“转正”的一个联防队员先盯着,等这边开完会再安排民警去替换。

该休息的去休息,该蹲坑的去蹲坑,会议室只剩下警务室几个正式人员。

先传达局里关于评选优秀党员和优秀民警的精神,每年年底都要评选,四人中三人不是党员,并且全不是正式民警,跟评功评奖一样没资格参加评选。

韩博尴尬地说:“工作大家干的,荣誉全归我一个,这不公平也不合理,自己选自己,想想怪不好意思的。”

王燕习以为常,若无其事笑道:“韩乡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至少跟我们说了,至少坐下跟我们聊这件事。在长港派出所,所有评选根本同我们没关系,所长指导员压根儿不跟我们提。”

陈猛也习惯了,不仅没一点失落,反而眉飞色舞地说:“韩乡长,你是公安特派员,良庄只有你一个正式民警,肯定是优秀党员优秀民警。派出所看守所交警队刑警队不一样,他们正式民警多,有名额限制,优秀党员5%,优秀民警20%,一般是所长指导员轮着。

今年所长优秀党员,指导员优秀民警。明年所长优秀民警,指导员优秀党员。普通民警都轮不着,哪轮到事业编和地方编。很正常,别往心里去,我们没想法,真没想法。“

荣誉又不能当饭吃,她俩没意见,小单和安小勇更不会有意见,竟七嘴八舌反过做起上司思想工作。

韩博很歉疚很感动,苦笑道:“同志们,评选的事先放一边,说关于你们的事。县里给局里协调了20个事业编制,我只争取到两个。局领导征求意见,问我到底先替谁解决。你们都很出色,全是好同志,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我被难住了,只能坐下跟大家推心置腹的谈谈。”

编制!

警务室刚成立没多久便争取到两个编制,这太夸张太快了吧。

果然想进步就要跟对领导,在长港派出所干三年,年年春节提东西去马所长家拜年,平时没少请客,答应得很痛快,拍着胸脯打保票,信誓旦旦说帮着去争取,结果三年过去了编制的影子都没看到。

其实不能完全冤他,主要是编制太紧张。

高长兴关系够硬吧,在局里干六七年,编制最后是去丝织总厂解决的。

韩特派如此给力,王燕庆幸自己跟对了人,欣喜若狂,激动得说不出话。

安小勇喜形于色,小单露出会心笑容,陈猛紧咬着嘴唇患得患失,既为上司争取到两个编制高兴,又担心轮不到自己。

发扬风格说起容易,做起难。

涉及到一个人的未,让他们说同样是为难他们。

韩博揉揉脸,循循善诱说:“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可我们的目标就一个事业编吗?同工同酬我们实现了,政治地位相差太远。既然干这一行,就要做真警察,做一个正式民警。从事业编过渡到行政编制或政法专项编制需要排队,不知道要排多久。

如果大家能够下定决心,下点功夫,如果明后年国家全面施行公务员制度,根本用不着等等去,用不着求爷爷告奶奶,就能一劳永逸的解决编制问题。所以这次解决不了的不要灰心,这次能解决的也不要松懈,因为我们的最终目标不只是一个事业编。“

他能争取到两个,将一样能争取到另外两个。

现在同工同酬,解不解决工资待遇没什么变化,想到自己虽然只是一个内勤,但他出差时全是让自己主持工作,王燕认为应该发扬风格,咬咬牙,举手道:“韩乡长,先考虑其他同志吧。我不急,有你在,我不担心编制。”

“我年轻,可以等,我也不着急。”

作为一个从丝织总厂出的同志,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给科长丢脸。

一个编制而已,等侯厂长调到县里担任常务副县长,韩科长去请他帮帮忙,别说事业编,直接解决行政编制都有可能。小单毫不犹豫举起手,一脸不在乎的表情。

他们开了个头,安小勇和陈猛不能不表态,相互谦让。

“韩乡长,先紧小单和小勇吧,他们没结婚没对象,有个编制好谈点。”

“是啊,我成家了,早一天晚一天无所谓。”

“王姐,猛哥,你们是老同志,你们等好几年,要先紧你们。”

在其它单位会反目成仇的事,在警务室居然一团和气。

他们是对领导有信心,深信只要好好干领导会帮他们解决,被信任和尊重的感觉很好压力也很大。

韩博权衡了一番,干脆撕下一张纸,拿起笔一边写一边笑道:“别谦让谦让去了,这样吧,我不在时王燕同志要主持警务室工作,名不正则言不顺,编制问题必须尽快解决。剩下一个抓阄,谁抓到是谁,谁抓到明天请客。没抓到的不要灰心,作为领导兼同事,我会帮你们考虑的。“

这么严肃的事居然用抓阄解决!

抓就抓,将能当正式民警最好,干不上大不了去东海跟他父亲搞装修,陈猛见识过韩家多么有钱,想通了也就没之前那么患得患失了。

各凭运气,全没意见。

四根卷好的纸条,一张写“这次”,三张上写“下次”,陈猛抽过一根,打开一看竟然是“这次”。虽然想通了,但抓到一样激动得无以加复。

“小勇,小单,不好意思,明天我请客,富嫂酒家,随你们点。”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是老同志,在局里干那么多年,本就应该是你。”

“不光是编制,你还是我的入党培养联系人,这顿饭一定要请,韩乡长,你说是不是?”

“有人请客当然没问题,不过明天估计没时间,等‘打拐’行动结束,我们去柳下的大饭店好好撮一顿。”

韩博笑了笑,接着道:“先去给你爱人打个电话,新娘子,你也上楼跟新郎官报个喜。对我们说没什么,对家属说很重要,一天不解决,他们一天睡不着觉。“

确实如此,像块石头一样悬着,悬这么多年,谁不急。

王燕乐得心花怒放,吃吃笑道:“那,那我先上去了?”

“上去吧。”

打发走她们二人,再次说起正事。

“小单,你那个战友怎么事,他是想联防队,还是打算就这么干特情?”

上次打击非法经营的收茧贩子,人帮了很大忙。这次查偷鱼的案子,人一样积极主动,到处帮着打探消息,小单提过好几次,必须当事,不能让人寒心。

小单摇摇头,解释道:“工资太低,他没想过联防队,他在部队学过驾驶,有证,会开车。他打算跟亲戚朋友借点钱买辆面包车,白天在东边丁字路口,晚上去柳下河大桥西边的十字路口拉客。他想请你帮帮忙,要是有人管有人查,能不能帮着打个招呼。”

出外打工的人,大多从省道上拦过路车,乘经过柳下的长途车在省道路口下,丁字路口几个黑车司机就做这生意,干得挺不错。

说是黑车,其实没那么黑,只能算灰车。

思岗和新庵一样,城乡交通没公交车,只有私人承包的中巴车,更没有大城市才有的出租车。

他们拉客理论上属于非法营运,运管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几乎不管,总共就那几个人,没什么威慑力也管不住。但要是管了,被查住,罚起就是上万。

发展一个可靠的特情不容易,并且他想从事的职业确实有利于帮警务室收集消息。

柳下可以请宁所长帮忙,思岗这边没什么问题,交通局每年要请公安协助上路查几次养路费,这个面子他们必须给。用老卢的话说基层工作有其特殊性,什么按照规定你什么都干不成,就当一次“保护伞”吧,问心无愧。

没点关系这生意不好做,交警运管三天两头查一下,赚点钱不够交罚款。领导点了头,小单为战友感到高兴,也急不可耐跑出去打电话报喜了。

ps:祝各位友端午节快乐!

第二章提前几小时奉上,继续求收藏、推荐支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