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八十六章 不会搞钱不是好领导

第八十六章 不会搞钱不是好领导


                吃完早饭到办公室,宁所长打电话。

“小韩,你昨天得晚,菜市场虽然没收摊,买菜的人没多少,几个路口菜摊,几个村兼卖菜的小店也一样,问不出什么。刚安排下去了,今天帮你问问,最迟中午有消息。”

“谢谢宁所,让你费心了。”

秋收了,一个在良庄当村干部的乡下亲戚,昨天傍晚往家送了一百多斤新米和十斤草鸡蛋。

乡下往街上送些土特产或刚上市的新鲜果蔬,街上给乡下亲戚送点他们平时买不到的东西。多少年形成的习惯,在柳下和良庄情况很普遍,很正常的人情往。

留亲戚吃晚饭,饭桌上无意中提到良庄新任公安特派员。

不打听不知道,原装半天孙子的小伙子是个狠角色。前段时间收茧贩子就他抓的,包括司机在内抓一百多个,大多新庵人,其中柳下二十多个,被思岗工商局罚得损失惨重。

抓完贩子抓逃犯,一个公安特派员居然干刑警的活儿,奔波两千多公里把潜逃六年之久的逃犯抓,开声势浩大的公捕大会。

同得癌症的李顺承不一样,他不是单枪匹马,手下四五个民警,跟派出所长没什么区别。

不是没什么区别,是比派出所长牛。

他不只是公安特派员,还是乡长助理,半个乡领导,享受副科级待遇,干满一年顺理成章提副科。

有学历,有能力,有魄力,据说上面有很硬的关系,这样的人前途不可量。

多个朋友多条路,跟这样的人应该搞好关系,虽然不在同一个地级市,用不着求他,但在良庄有亲戚,将亲戚有点什么事完全可以找他帮帮忙。

宁所长态度比昨天更热情,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句话,说谢太见外。你要的字写好了,刚送去裱,裱好给你送过去。“

“这怎么好意思,送过也行,正好过坐坐,尝尝我们乡下的土菜。”

“一言为定,你忙,我也上班了。”

电话挂了,忘问户籍迁移的事,不过听他说话的语气应该没多大问题。

安小勇正在团结村蹲坑,暂时没动静,看看时间快8点,拿上包,带上对讲机,步行去警务室西边五十多米的建筑站。

许多人以为警察就是破案的,其实100个警察中最多只有10个破案。尤其担任领导职务的警察,要忙的事太多太多,不可能在一线搞侦查。

建筑站是乡里最有钱的企业,汪经理在乡里地位仅次于焦乡长。

抓人家几个干部,罚人家那么多款,必须登门打个招呼。更重要的是,按思岗惯例这样的企业多多少少要给公安一点赞助。

不会破案的警察不是好警察,不会搞钱的领导同样不是好领导。

手机算今年的,快到年底了,该谈谈建筑站该怎么支持警务室明年的工作。“皇粮”不够吃,只能吃“杂粮”,干这一行,脸皮必须厚。

“小韩,有事?”刚走进大门,正主儿从一间办公室走出。

“汪经理早,我见车不在,以为您出去了。”

“奥迪送卢记去市里了,跑撤乡建镇的事,我用这辆,甲方刚抵给我们的,看看怎么样。”

有了新座驾,汪经理心情不错。

座驾也不错,本田雅,九成新,自动挡,高级轿车,悬挂的是外地牌照。

韩博拉开车门钻进去感受了一下,出笑道:“好车,才跑两万多公里,用这辆好,出去办事比用桑塔纳气派。”

“抵40万,我宁可要钱。”汪经理摇摇头,痛心疾首。

“工程好做钱难要,能要辆车不错了,就怕什么都要不到。”

“这倒是,江城那个大通公司,不是你帮忙,真拿他们没办法。”

“汪经理,我是负荆请罪的。带人去北河抓捕顾新贵,留守的几个同志不太会变通,我都没脸见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周围没人,韩博说起正事,一脸歉意。

警务室罚款跟其它派出所罚款不同,返还只有3%,民警和联防队员没提成,罚金不会落入个人腰包。

有人举报,他们必须出警,抓到现行只能公事公办。

有裁决,有罚款发票,现场抄到的赌资算罚款,多出的几千退了。

换作丁湖派出所,赌资没收,罚款另算,裁决和发票让你等一个星期去拿,去了再让你等一个星期,试图利用人们怕丢脸不想要的心理,不去县公安局办治安裁决,不给被罚的人发票。

何况人亲自登门赔罪,汪经理岂会放在心上,摆摆手:“赔什么罪,他们干点什么不好,非要赌,应该给他们教训。”

“您不生我气?”

“怎么可能,小韩,我也是党员干部,这点政治觉悟还是有的。”

“您不光是党员干部,您还是领导。”

他真是领导,挂一个副乡长,副科级,有县委组织部任命文件,名副其实的官商。

老卢更搞笑,自己给自己封一个董事长,名片正面是思岗县良庄乡党委记,背面是思岗县良庄乡农工商开发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小伙子当上乡长助理仍这么谦虚,开口就是“您”,一如既往的尊重。

汪经理很满意,韩博不失时机提出警务室经费的问题。

派出所管辖区内的企业要赞助,要治安联防费,在思岗确实是惯例,关键良庄在思岗是特例。别说之前没派出所不用交,就算有派出所也不会交,只有乡里管派出所要钱的份儿。

这是原则性问题,要是给钱其它企业会有意见。

他头一次开口,又不能让他空手而归。

汪经理想了想,突然抬起胳膊,指着车棚里一辆落满灰尘,连品牌都看不出的越野车:“小韩,你帮过我们建筑站大忙,我们当然要支持你工作,三五千拿不出手,给你们一辆车。”

“车?”

“没报废,车况好着呢,沙漠王子,就是没手续,上了不牌照。你们无所谓,随便挂个牌照,养路费保险什么不用交,一样上路跑。”

他没夸大其词,公安经费紧张,哪有钱上保险交养路费,局里那么多车就局长政委的车上过保险。好多车别说保险养路费,行驶证都没有,路不明的罚没车,将就着用。

走近刮刮玻璃上的灰尘,里面挺好,真皮座椅,内饰干净整洁,带天窗的。

陈猛会开车,小单刚拿到驾驶证,要是有辆汽车会更方便,关键这车能不能要,韩博头道:“汪经理,这车好几十万呢!”

“没手续,上不了牌,没法上路跑。想卖卖不出去,倒腾二手车的不敢要,生怕哪天警察找上门被罚没。我们又不欠人钱,没法跟甲方一样拿它抵债。已经停这大半年,再不开真要报废。”

汪经理拍拍他胳膊,接着道:“给你们用,乡里不会有意见。以后乡领导去哪儿办个什么事,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车,你们接送一下,这叫资源合理利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