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八十四章 大案小案

第八十四章 大案小案


                崔副记去县委办事与警务室有一点关系。

作为负责党建工作的党委副记,他要在11月份向上级党委提交下一年度的党员发展计划,春节前后上级党委批复,然后严格按照计划进行发展。

只能少不能多,未列入前一年底计划的,当年不应发展。

新娘子提出入党想法的时机恰到好处,如果再晚几天,她们要到明年底才能被列入积极分子名单。

考察发展党员是一件很严肃的事,程序一个不能少,想在明年公务员招考前让她们成为预备党员,必须争分夺秒。

好在乡党委支持,昨晚递交申请,今天一早老卢便召集在家的乡党委委员开会研究,批准建立党支部。崔副记正好在车上,直接把他请到警务室宣布乡党委的决定,召开支部党员大会,选举产生支部委员会。

包括老王、老米在内,联防队的5个党员全到了。

特事特办,他们的组织关系从现在开始由各村党支部转移到警务室党支部,党员组织关系介绍信和党员组织关系信息表等手续明天下午5点前办完。又不是转移到县里或其它乡镇,转转去依然在良庄,并不是很麻烦。

崔副记列席支部党员大会,组织意图不折不扣得到落实。

韩博当选党支部记,老王同志组织委员,高亚丽宣传委员,米金龙保密委员,小单青年委员(相当于警务室的团委记)。

按照程序,要将支部党员大会选举结果、党支部委员会选举结果和党支部委员的分工情况向上级党委汇报,要获得上级党组织批复。崔副记列席会议,他就代表上级党组织,接过小高整理的材料看了看,一锤定音,宣布警务室党支部正式成立。

事情一次办完,不能拖泥带水。

审查三份入党申请,确定入党积极分子,指定高亚丽、老王、老米、小单等正式党员作为三个入党积极分子的培养联系人。

王燕、安小勇和陈猛正式列入考察对象,虽然不是党员没资格参加会议,却比参加会议的人激动,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个党支部就是为她们成立的。

食堂加餐,好好庆祝一下。

吃完晚饭,送走崔副记,继续开会,不再是党组织的会议,是案情汇报分析会。

“六个嫌疑人中,张朋基本可以排除。走访询问发现,案发当晚,他去李庄一亲戚家吃喜酒,喝多了,烂醉如泥,没,在亲戚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才清醒,吃完午饭才。“

红旗村鱼塘失窃案是小单负责的,他摘下白黑板上张朋的照片,指着第二个嫌疑人汇报道:“蔡青锋嫌疑较大,群众反映他经常偷偷去人家养殖塘钓鱼,家里有鱼叉、丝网和电鱼器,有一条小水泥船,在红旗三组的交通河里有两个笼网。

正事不干,整天捕鱼钓黄鳝钓鳖捉青蛙。手脚不干净,经常从野河搞到人养殖河或养殖塘去。天天走夜路,看见瓜田偷几个瓜,看见梨树桃树摘一大筐水果去,在红旗村周边是出了名的。并且案发第二天上午,有村民看到他媳妇在河边杀鱼。”

王燕翻开一份材料,补充道:“他有偷鱼前科,被李特派处理过。94年3月被收容审查,在看守所关了两个月。”

收容审查,那就是没掌握他的犯罪证据了。

细想起公安机关权力真大,只要民警填写一份建议收容审查表,经派出所长和正科级以上领导签字同意,就可以将违法犯罪嫌疑人关入看守所审查三个月,可以两次延期,最多能关九个月。这种收审不需要任何证据,只需写上“据群众反映,某某某近日多次深夜游荡,手头阔绰,有盗抢财物嫌疑”之类的收审原因。

不过那是以前,今年3月修订刑事诉讼法,将收审条件写入进拘留措施条件之中,明令禁止再使用收审措施。在司法实践中,已彻底废止。

对办案单位尤其刑警队说,想通过法院对一个小偷判刑六个月都很困难,必须通过检察院审核证据,批准逮捕。由检察院再补充材料,向法院提起公诉,最后再由法院审理宣判。常常会因证据不足或案情轻微等原因被检察院宣布不予逮捕,或在法院那一环节被宣布不予起诉。

收容审查废止了可以劳教,办一个违法人员劳动教养两年相对容易,只需要市局劳教委员会批准。

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带的影响很大,而且支离破碎的梦境中将劳教也要废止,韩博不想办那种有瑕疵的案子,疑罪从无,有证据就将嫌疑人送上法庭,没证据就收集证据,收集不到就死死盯着他。

“第三个嫌疑人呢?”

“李固,25岁,绰号贼猴子,家在红旗三组,姐姐嫁在良东村,姐夫家开小店,经常住姐姐家,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整天游手好闲。案发第二天上午,有群众看见他在菜市场门口卖鱼,因拒不交纳工商管理费,与工商所同志发生争执,这一点已查实。”

小单摘下照片,苦笑道:“走访询问确认,他那天卖的全是小鱼杂鱼,不是人工养殖的鲫鱼草鱼,且数量不多,就一小桶,大概三十多斤,基本可以排除其嫌疑。”

综治办主任周正发提过这个人,让好好收拾收拾。

韩博头问:“他有没有被处理过?”

“处理过,收审过三次,结果每次收审都会成为他嚣张的资本。就像小单说的,他非常狡诈,大事不犯,小事不断,劳教又不够条件。现在不让收审了,拿他没什么办法。”

王燕倍感无奈,陈猛暗暗地想不是拿一个小混混没办法,是特派员办事谨慎不想采取那些非常手段。

剩下几个全有嫌疑,全没确凿证据。

办公条件不错,办案条件不怎么样,没有专业刑警,尤其缺乏技术手段,要是当时能把脚印拓下,要是能通过技术鉴定比对出到底是谁家的丝网,这个案子不难破。

没条件创造条件,可是这条件不是一天两天能创造出的。

没办法,只能先搁置,辖区这么大,不可能把精力全放在几百斤鱼失窃上,等将收集到新线索再说。

相比之下,拐卖妇女的案子进展不小。

安小勇不无激动地说:“陈月红是中间人,且从中牟利,走村串户,专门帮各村没媳妇的光棍介绍。为把这个生意做下去,去年底专门安了一部电话。这边联系好买家,再用电话跟人贩子联系。现在可确定光我们乡就卖了三个,丁湖一个,柳下两个,其中有一个未成年,情节严重,判死刑都够了!“

难以置信,一个五年前被拐卖过的妇女,居然参与进拐卖活动。

韩博看完材料,低声问:“她丈夫呢,她丈夫有没有参与进去。”

“雷太平没上过学,不识字,老实巴交,家里事事由陈月红作主,有没有参与这个很难界定,知情是肯定的。每次有妇女被拐卖过,买家摆喜酒,他都跟着去吃饭。有一次人贩子没得及走,住他家,他还很热情的招待,集市买菜买酒。”

法盲一个,这件事他难逃干系,这个家庭算是完了。

韩博暗叹了一口气,说道:“电话监听要办相应手续,太麻烦,也没必要,先盯着,盯死陈月红。从明天开始,联防队继续集中训练学习,在警务室待命,嫌犯一完成交易,立即组织抓捕,同时展开营救行动。王主任,考虑到涉案人员较多,要尽快把西边那排宿舍收拾出。”

一下子抓几十个,羁押室是关押不下。

王治纲问:“韩乡长,要不要把门窗加固一下?”

“安全第一,需要加固。窗户焊上钢筋条,门全换上防盗门,门上最好开个孔,能在外面观察到里面情况。只是暂时的,将说不定要住人,插座就不动了,把电源切断就行。”

“好的,明天一早就安排。”

ps:今天周四,明天周五。

编辑周五确定下周的网站推荐,这两天的成绩尤为重要,第一章奉上,再求收藏、推荐、点击、评价、建议等各种支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