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五十九章 工作分工

第五十九章 工作分工


                “韩特派,应该感谢的是我,你帮站里要那么多工程款,下次或许还要麻烦你,一部手机又算得上什么。对了,瓦工木工电焊工全安排好了,马上到,缺材料去站里拉,站里没有去建材机械厂。给他们记工,记建筑站的工,年底分配时一起算账,连饭都不用管。”

要搞一个羁押室,要把大厅改造一下,一边作为接警服务台,一边作为户籍管理服务台。三楼当宿舍,需要一点隐私,要把楼道封起,安装一个防盗门。

“谢谢,太感谢了,汪经理,中午一起吃饭,我做东。”在电话里提了一下,人家真当事,韩博更不好意思了。

“你乔迁之喜,正忙着呢,下次,等你们搞好再。”

汪经理很忙,一分钟不肯多留,钻进轿车走了。

顶头上司真牛!

帮建筑站要两百多万,人家知恩图报,单位建设能省一大笔经费。

还有大哥大,马所长也有,但没这个上档次。摩托罗拉的,像块砖头,当宝似的,谁也不让碰。王燕赫然发现,新单位已超过全局所有所队,韩特派比那些所队长指导员阔气多了。

谁说卢记是吃人老虎,谁说良庄是龙潭虎穴。

有韩特派在,这里就是风水宝地。

不用想了,宿舍搞好就让老公下班良庄。这边条件越越好,傻子才天天去丁湖。

通过这段时间的切身经历,韩博终于发现那些破案很厉害的刑警为什么当不上公安局长。

他们只需要侦办刑事案件,大不了执行一些依法创收任务,其它事情不需要考虑。局长不一样,局长要跟地方党政领导打交道,要考虑经费,要搞单位建设,要想方设法争取编制,要解决部下的实际困难

这个公安特派员很锻炼人,能干好这个特派员,能把警务室搞起,将就能干局长!

有一栋气派的办公楼,手下有二十多号人,有五万经费,有治安联防费,过几天再搞它几万,有了钱就可以一门心思搞好全乡治安。(心思居然是关键词)

现在那些派出所人少经费少事情多,民警极少下村,联防队员士气低落,对各自辖区情况掌握不够。

良庄警务室不能这样,支离破碎的梦境中有许多关于农村治安管理的经验值得借鉴,必须因地制宜进行一些调整。

工作思路有了,越干越有劲。

蚕桑指导站跟朱站长和曹副站长打完招呼,动手搬家,刚搬完,乡综治办主任周正发带着联防队到了,将联防队及档案资料正式移交给警务室。

今后要在警务室拿工资,要听特派员指挥,联防队员一个不少全了,没人敢旷工。

这里是警务室,了就要遵守警务室的规矩。

让小任先带他们去打扫卫生,搞好卫生去院子里站军姿走队列,下午学习法律法规。小任是警校生,在警校天天受训,让他训练别人轻车熟路。

紧接着,曾干过良东村妇女主任,后被借调到乡里帮忙的高亚丽,带着一大堆户籍资料报到。女同志一样要遵守警务室规矩,在一楼找间有防盗门的办公室把户籍资料放下,一起去打扫卫生,打扫完卫生一起参加训练。

两个地方编民警得比预料中更快,坐第二班中巴的。

一个叫陈猛,在派出所干过管段民警,调之前在刑警队帮忙。一个叫安小勇,跟高长兴共过事,调之前在城东派出所给户籍警打下手。

人到齐了,开会。

联防队员正在训练,暂时不用参加。

作为警务室最高领导,韩博当仁不让坐在中间,其他人分坐两侧。

会议室宽敞明亮,装修比较上档次,加之这是第一次会议,大家伙都比较严肃,看上去有那么点意思。

“同志们,虽然改造工程刚开始,大概要三四天才能结束,但我们人员已全部到位,我们的工作不能等到三四天后再开展。在这里必须强调一下,我们人员数量同其它派出所差不多,我们的任务和其它乡镇派出所也大同小异,但我们的工作方式,可能与他们会有些不一样。

为人民服务,人民警察为人民,这些大道理我不想讲,只想跟大家说几句心里话。我个人调到公安系统不久,没资历,没相关工作经验,需要干出一点实打实的成绩证明自己。相比我,大家伙更需要成绩。只有干出点样子,才能尽快解决困扰大家已久的编制问题。“

推心置腹,没说空话套话。

言外之意很清楚,会想方设法帮大家伙解决编制。

调到这儿的全没编制,一个个喜形于色。连乡里任命、局里不承认的警务室副主任老王,心思都变得活络起。

他以前是东光小学的总务主任,东光小学并入乡中心小学。

授课不行,总务主任又轮不到他干,乡里没地方安排,就让他过看房子。现在房子给警务室用,顺理成章成为警务室副主任。他要求不高,从未奢望过能成为一个正式干部,只想有一份固定工作,单位能帮着交个保险,退休之后有养老金拿。

“到底有哪些不一样,首先体现在分工上。“

韩博环视着众人,侃侃而谈:“全乡共十九个行政村,我们要包村,划区划片,一人负责几个。把警力和联防队员下沉到一线,在各村办公室设一个小警务室,联防队员驻村工作。我们干警每星期至少要有两天在村里,在原有工作职责任务不变的情况下,领导和组织联防队员开展治安防范、基础信息采集、化解矛盾和案件办理等工作。

责任到人,要对各村社会治安承担主体责任,要成为治安防范的组织员、矛盾纠纷的调解员、情报信息的采集员、法律政策的宣传员、警务下沉的联络员、便民利民的服务员。要把工作做扎实,不能流于形式“

人家把联防队员集中到派出所,我们居然反其道而行,要将联防队员下沉到各村。

陈猛和安小勇刚,两眼一抹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王燕上了近一星期班,大概猜出他的良苦用心。

联防队员家家有地,工资待遇不高,不可能天天上班,更不可能跟城区的治安联防队一样天天值夜班。

他们时间长的干过五六年,时间短的两三年,背景错综复杂,不是你想解聘就能解聘的。

与其强人所难,自己也跟着难受,不如让他们各村帮着跑跑腿、收集收集消息。这么一工资不需要涨,可以把省下的治安联防费用在刀刃上。

“王燕同志,你负责内勤,工作比较多,又是女同志,良庄、良东两个村包给你,同时兼顾乡里的企业。“

“是!”

离这么近,不要跑那么远,之前也谈过有可能这么安排,王燕自然不会有意见,更不会有怨言。

韩博微笑着示意她坐下,接着道:“小单,你熟悉情况,要给你压压担子,负责良中、张庄、柳东、柳南和柳北五个村;安小勇负责东光、中庄、前庄和湖西四个村,陈猛同志负责阳光、凤凰、胜利、太平四个村,剩下四个村归我。小任是实习生,过几月就走,不需要包村。平时在值班室接警,哪边忙不过去哪边支援。

再次强调一下,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包村,大家要实实在在掌握各自片区情况,尤其重点人员。要与村干部搞好关系,要熟悉各村大小道路,要与群众打成一片,要让几个村的百姓个个认识你。头一人印几盒警民联系卡,相当于名片,要把警民联系卡发到每家每户。“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