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十一章 紧锣密鼓

第十一章 紧锣密鼓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丝织总厂该大方的时候大方,该小气的时候小气。

定在下午两点挂牌,人家吃过午饭的,晚饭时间还早,用不着花几百请人吃饭。

知道丝织总厂不会把挂牌当事,县公安局只了一个内保大队教导员,城西派出所了一个副所长。

保卫科的事保卫科的人负责,厂领导一个没露面,就这么换上警服,把“思岗县国营丝织总厂经济民警分队”和“思岗县公安局城西派出所人民西路警务室”的两块小牌子,挂在传达室门口。

牌子其实不小,两米多高,但有更大更高的。

大门口密密麻麻排了好几个,有“思岗县国营丝织总厂”,有“中国共产党思岗县国营丝织总厂委员会”,有“思岗县国营丝织总厂人民武装部”,有“思岗县国营丝织总厂工会委员会”,就差人大和政协。

挂完牌,站在大门口让宣传科干事集体合影,然后去小会议室开会,把厂办李素红请过帮忙端茶倒水。

内保大队教导员宣读分队长及分队指导员任命,照本宣科读了一遍经济民警管理条例。姜国平以建警单位领导身份讲了几句,准备一个多月的挂牌仪式就这么结束了。

大会开完开小会,新鲜出炉的二级警司韩博主持会议,与会人员就指导员高长兴,副分队长杨小梅以及吴永亮等三个班长。

换上警服,比之前更帅。

意中人侃侃而谈,李素红看得心荡神摇,竟坐在一边不想走了。

“这是我草拟的一份文件,姜科长看过,几处不妥的地方作了一下修改。厂办李素红同志帮了大忙,帮我们打印出了,红头的。我们进行下分工,我和指导员先去工商所,然后去城西派出所,请他们盖一下公章。

杨大姐给三个缫丝分厂打电话,让三个班长安排好工作立即各带一个人过。有摩托车开摩托车,没摩托车坐中巴,车费科里报。5点集合,不许迟到。永亮继续做本厂职工及家属工作,信生和松仁把警服拿去,安排一下,也是各带一个人,也是5点集合。”

要帮工商所养一个人,要承担两个勤杂工的工资,小金库别想了。但总厂值小夜班,一个月增加一百块钱收入还是有保证的。

刚穿上警服,又能变向涨一百块钱工资,同志们积极性很高。

上班第二天就要治理整顿夜市,这需要多大魄力,堪称雷厉风行。厂领导乐见其成,下面人拥护,威信一下子树立起了,难怪人家年纪轻轻能当领导,自己只能当有名无实的指导员。

高长兴不敢再小看这个没工作经验的顶头上司,跟他一起爬上面包车,又发现他一专多能,竟然会驾驶。

在江城念大学时见识过卫生、公安、环卫和工商四部门针对流动商贩联合执法,韩博非常清楚这种事必须快刀斩乱麻,将车拐上人民路,用商量的语气说:“五个分厂十个人,总厂四个,加上你我十六个,算上工商的同志十七个。高指,我感觉人手还是太少,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请原单位的同志帮帮忙,十几二十个人,帮我们撑撑场面。”

他已经树立起威信,想在丝织总厂站稳脚跟,想明年提拔,高长兴更要有所表现。

老同事们晚上一两个小时,又不会影响工作,权衡一番,答应道:“行,盖完章我们去局里。以单位名义请求协助,问题应该不大。”

韩博拍了拍方向盘,苦笑着提醒道:“指导员,人家就是出警,肯定要以保卫科和经济民警分队名义请求协助。关键厂里只给我们政策,没给我们经费。让人家大晚上的过,这个这个实在难以启齿啊。”

经济民警分队是接受县公安局指导的警察分队,向县局求助很正常。大晚上人帮着维持秩序,水总要给人家喝一口。礼尚往,既然全穿警服,你跑治安大队人家一样管饭。何况在县局那些人眼里,分队的领导单位丝织总厂富得流油。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不过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必须把第一炮打响。

高长兴摸了一把脸,不无自嘲地说:“韩科长放心,我在局里干了六七年,没功劳也有苦劳。现在调进新单位,遇到点难处,娘家不能坐视不理。”

“也是,让你干活却不给你解决编制,这是他们欠你的。”

“不光我一个,再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是我自作自受,没什么好叫屈的。”

能硬塞进丝织总厂的人,在公安局哪能没点人脉关系,何况现在依然是警察,去工商所和城西派出所盖完章,马不停蹄赶往县公安局,牛副政委亲自接待,刚参加完挂牌仪式去的内保大队教导员作陪,给治安大队和巡警队打了几个电话,出警的事就这么敲定了。

有警服穿,晚上有大行动,下面乡镇三个缫丝分厂的六个人得很快。从没见过副科长和指导员,正式认识一下,打发他们换衣服,请食堂提前开饭,然后由高长兴带他们在主干道上走走队列。

最久的已退伍四年,经济民警也是警察,穿上警服就要有点警察的样子。

中午在丝织总厂食堂吃饭时听说晚上有大行动,韩芳决定留下看看弟弟有多么威风,竟同李泰鹏在宿舍等了一下午。韩博忙得焦头烂额,还要宿舍招呼她们。

“治理整顿,没什么好看的,去吧,再不走天黑了。”

“晚上走凉快,没事,我让泰鹏开慢点。”

韩芳打定主意要看个究竟,一边上下打量着,一边啧啧赞道:“穿警服显精神,爸妈要是看见你穿这身,一定笑得合不拢嘴。星期天休息,我们一趟村,就穿警服,让大伯二伯和舅舅他们看看。”

“显摆?”

“显摆怎么了,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我不是党员,觉悟没你高,就是想显摆显摆,就是想让小兰她们看看我有一个当副科长兼警察队长的弟弟。”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李泰鹏戴着大沿帽像土匪似地嘿嘿笑道:“顺便去我大哥二哥那儿转转。”

在县城,在整个干部群体,警察真算不上一个好职业。

工作时间长且不规律,口子窄升迁机会少,工资待遇低且经常拖欠,“皇粮”不够只能找“杂粮”吃。不光要自己找“杂粮”吃还要帮县里创收,猫在树下抓车,蹲墙根抓赌抓嫖,名声不好,老百姓在背后戳脊梁骨。

外面有个顺口溜,一等警察交警队,站在路上乱收费;二等警察刑警队,案子不破先喝醉;三等警察治安队,撵走嫖客自己睡;四等警察消防队,人民受难他受罪。

在农村,对农民而言,警察很了不起。

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认为穿警服的有枪,有枪就有权,有权就威风八面,就能光宗耀祖。

“好吧,有时间一起趟村。等会儿你们站远点,看热闹的人不会少,万一挤到碰到不得了,千万别不当事。”韩博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不忍让姐姐姐夫失望。作为全家最不赚钱的人,如果连这点虚荣心都不能让她们满足,感觉挺对不起她们的。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