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八十二章 登门赔罪

第八十二章 登门赔罪


                柳下只是一个镇,镇上居民却是名副其实的城里人。

小巷子里,家家户户升炉子,摇摇扇子,蓝色青烟飘老远。老人提着菜篮子走走看看,小孩跟在后面嬉笑打闹,拥有百年历史的鱼汤面馆里坐满吃早饭的人。

磨剪刀的、修鞋的、补锅的、弹棉花的、修理钟表的、修钢笔的、画遗像的、澡堂子里修脚的,剃头挑子一头热,守在挑子边给人剃头刮胡子掏耳朵的

电影里能看到的各种营生,这里几乎全有。

再加上石板街两侧那一栋栋民国乃至清朝老建筑,身临其境,能让人感受到深厚的历史底蕴。

相比之下,良庄的城镇居民,只是拥有非农户口的农民。

所以一直以,良庄人称呼柳下人为“街上人”,称柳下为“上街”。柳下镇上的老居民,则称呼良庄人为“乡下人”,称呼去良庄为“下乡”。

事实上不光良庄是“乡下”,对柳下镇人而言现在的县城新庵早年一样是“乡下”。

宁所长是土生土长的柳下人,如假包换的“街上人”。

喝茶用的是紫砂壶,办公桌玻璃台板下,压着好几张参加新庵县乃至安乐市法比赛领奖时的照片。

墙上挂着一幅裱过的字,龙飞凤舞。落款是他名字,红色印戳好几个,方的圆的长的,搞不清楚以为出自哪位法大师之手,以为这幅字有多值钱呢

有文化,有格调,坐在他面前感觉自己像个土包子。

可是这么一个有文化人有格调的人,说起话却咄咄逼人。

“韩特派,照理说你刚上任,不该谈这些不愉快的事,但良庄治安联防队搞得实在太过分。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其行为不是违规是违法,影响恶劣。局领导很生气,镇领导大发雷霆,问我柳下什么时候归良庄管了,新庵什么时候并入思岗了?

你今天要是不,过两天我也要去。不光所里去,刑警队一起去。一帮联防队员,反了他们了,谁赋予他抓人的权力,还异地抓捕。涉嫌绑架,勒索,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我就不信治不了他们,不拘几个对不起这身警服!“

人的名,树的影。

柳下人不知道思岗的县委记姓甚名谁(事实上许多思岗人也不知道),多少听说过良庄乡党委记的事迹,老卢在河对岸,你们敢去吗?

吹牛不打草稿,真当我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

不过理在你这边,并且你们柳下真不能得罪。

柳下人可以不去良庄,除了走亲戚平时也极少去,但良庄人不可能不柳下。

一是多少年的习惯,二是柳下交通便利,去东海,去江南,去江城,全要这坐车。

三是柳下招商引资力度大,经济建设搞得好,省道和通往新庵的公路两侧有好多三资企业,许多良庄青年在这边上班,也有许多良庄人在这边做小生意。

派出所长官不大权不小,而且他们镇领导对良庄也很不爽,关系搞太僵会很麻烦。

比如不许企业招收良庄的工人,又比如专查良庄的机动车辆。

如果够狠,甚至可以打着施工的幌子,把柳下河大桥这边封起,反正我不要去你那儿,反正那又不是什么国道省道,合理合法,看你急不急。

良庄想把经济搞上去,靠四十多公里外的思岗没用,只有发挥靠近柳下的区位优势。

昨晚党政工作会议上,焦乡长提出一个设想,把那些倒闭的锅炉厂引到良庄。

新庵锅炉名声臭大街,良庄没有,思岗没有。

完全可以以债权和土地入股,再想方设法帮他们搞点贷款,让他们东山再起。他们经营管理经验丰富,有熟练的技术工人,有那么多配套企业,离这么近,有这个意向,前景很不错。

老卢认为有道理,不希望因为点破事得罪柳下,只是爱面子,实在拉不下脸,不然他早了。

光说好话光陪笑脸没用,要拿出点实在的。

韩博从包里取出两个鼓囊囊的信封,诚恳地说:“宁所,作为新任公安特派员,我对乡治安联防队的现状同样极为不满,正在严厉整顿。对一些无法无天的队员,该解聘的解聘,该追究责任的追究责任。这五千是该退的罚金,这五千是我们的一点歉意。

可以当精神损失费、误工费,也可以给人家买点东西,或请人一家吃顿饭压压惊。柳下我不熟,乡里事情又比较多,只能麻烦您帮忙。另外我们红旗村发生一起小案子,一个鱼塘被盗捕几百斤鱼,案值不大,对养鱼的老百姓却不少,已经掌握几个嫌疑人,照片我带了,看能不能在您这儿收集到点销赃的线索。“

罚五千,退还一万。

五千摆明是给所里的,不是什么精神损失费误工费。

这年头,不管哪个单位。

吞进去的钱,别指望能吐出。

小伙子不错,比得癌症的李顺承会办事,可以打交道。

宁所长很直接地认为求所里帮忙,收集偷鱼卖鱼的线索,只是一个正好碰上的借口。把钱往办公桌上一放,似笑非笑问:“韩特派,良庄联防队跑我辖区乱抓人的事,你是不是想就这么解决?”

这件事影响太坏,乡里想解决,局里同样想解决。

思岗公安局和新庵公安局的关系,虽算不上老死不相往,但也差不了太多。平时极少沟通,两个交警队更是横眉冷对,见着对方辖区的机动车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拦下。

天下公安是一家,说说而已。

公安局的人事权和财权在各自地方党委政府,分属两个地级市,加之地方保护主义盛行,谁跟你是一家。

韩博笑问道:“宁所,要不我给您写封检讨?”

“我要你写什么检讨,我要你的检讨有什么用,算了,你收拾李顺承这个烂摊子也不容易,先跟我去一趟镇政府,然后去一趟局里。领导说没问题,我这儿就没问题。”

还是要检讨,是去跟他们领导检讨。

丢人就丢人吧,反正我又不归你们县局管,检讨完之后谁认识谁。

要么不去,去肯定会被骂个狗血喷头。

小伙子,代人受过,宁所长挺同情的,拍拍他胳膊:“小韩,你初次登门,第一次跟我开口,不能让你失望,鱼塘被盗捕的事我安排人帮你问问。什么不偷,非偷老百姓的鱼,老百姓养点鱼容易么。嫌疑人照片给我,柳下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只要其中一个在我辖区内销过脏,最迟明天下午,保准帮你找到证人把他指认出。“

ps:同志们太给力了,虽然掉了几名,但我们仍在分类会员推荐榜上,且排名较靠前。

如果这个成绩能够保持住,下周便能有更好的推荐,请大家再帮帮忙,点击、推荐、收藏、评价建议,有什么要什么!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