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警官 / 第七百七十三章 全力以赴(五以)

第七百七十三章 全力以赴(五以)


                            第七百七十三章 全力以赴(五)

把两个“瘟神”送出公司,走道里果然有警察,而且不止一个。

带头的是一个人高马大的黑人,腰里别着一把枪和一个象征侦探的警徽,另外几个穿着防弹衣,荷枪实弹,其中一个竟挎着一把全自动步枪。

警探看上去跟姓韩的很熟,对姓韩的很热情,跟姓韩的握了握手,低语了几句,就同一帮部下一起把姓韩的护送进电梯,转眼间消失在视线里。

他们是有备而来!

王梦帆在门边傻站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才惊慌失措地说:“欣怡,我有事,先出去一下。”

“今天的单子怎么办?”文员被搞得一头雾水。

“找邹棋。”

……

与此同时,刚到停车场黑人警探正愁眉苦脸地问:“那里很危险,你确定要去?”

“厄恩斯特,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但必须去。”

“天啦,你怎么想起去那个鬼地方。”

陈伟那个害群之马会扯虎皮当大旗,韩博一样会。

眼前这位黑人警司(当时没改警衔)不是冲着华洋报关行来的,而是应中国驻约翰内斯堡总领馆请求来接韩博的,请他们在报关行门口露一下面,多少能对华洋报关行尤其报关行老板王梦帆起到一定威慑作用。

他之所以能带人来也是有原因的。

两年前,他曾作为南非国家警察总局代表团的一员,受公安部邀请去过中国,参观过公大、bj市公安局等单位,后来又以个人身份带家人去中国旅游,每次去都受到中国同行的热情款待。非常喜欢拥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国,打心眼里为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而惊叹。

驻约堡总领馆有什么活动都会邀请他,领区的华人华侨被抢或被绑架,总领馆想到的第一个人也是他。县官不如现管,在处理一些紧急事件时,找他往往比约见南非外交部的官员更管用,而他也很帮忙。

值得一提的是,他甚至学会几句普通话。

每到春节都会给总领事打电话,用蹩脚的普通话给总领事拜年,用“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来形容他不为过。

他职务不是很高,权限不是很大,要侦破的恶性案件堆积如山,本来就忙得焦头烂额,指望他这样的侦探主管帮着查“明哥”的真实身份,查经济犯余清芳的下落不太现实。

交一个朋友不容易,不能让人家为难,找人这种事还得靠自己。

韩博决心已定,苦笑着说:“厄恩斯特,我跟那边已经约好了,不能言而无信。如果你没时间也没关系,我可以请李他们送我去。”

“韩,别开玩笑了,我知道李有几个熟悉那个街区的手下,但仅仅是熟悉。我可不想失去朋友,算了,我送你去,我再找几个人。”

韩博执意要去的是约堡治安最糟糕的亚力山大贫民区,是比索韦托更危险的黑人区,除了本地黑人之外,周边国家涌进的黑人也都聚集那里。那个街区经落入了毒品贩子、黑帮、皮条客和妓-女的手中,堪称犯罪、混乱的代名词。

南非经商多年的华人一提到亚历山大区就会摇头,从来不会去那里,有事也是远远地绕开走。约堡华人社区有一个说法,如果擅自闯进亚历山大,运气好的话光着身子出来,运气不好就会殒命在里面。

连最权威的南非旅游秘籍上都这样说:您没有任何理由前往上述地区,无论是就餐还是购物,甚至逛街,您都可以前往更具有魅力的大型购物中心(南非各地都有很多一流的室内或半室内的大型购物中心)。

华人敬而远之,不敢进去。

警察同样如此,遇到一些实在没办法必须要进去的情况时,会尽可能召集更多警力,全部穿上防弹衣,携带足够弹药,跟打仗一般小心翼翼进去,且抓到嫌犯或执行完搜查任务之后迅速撤离。

厄恩斯特如临大敌,掏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打开汽车后备箱取出一件防弹背心套上,知道韩博二人衬衫里面穿了防弹衣,也知道韩博身上不可能有枪,想想又从后备箱里取出一把带套的手枪,往韩博手里一塞,“拿着,但愿用不上。”

“谢谢。”韩博也不客气,拔出弹夹检查了一下,顺手别要腰里。

驻外好几年,见过不少次大场面,但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

刘心存心里真有点发毛,看看韩博,再看看忙着检查装备的黑人警察,硬着头皮钻进警车,暗暗祈祷别遇上穷凶极恶的歹徒,千万别发生激烈枪战。

三辆警车缓缓驶出停车场,刚刚发生的一切悄悄跟下来的王梦帆全看见了,只是生怕被发现不敢走近,不知道他们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很直接地认为南非警察准备去帮大陆公安抓人。

姓韩的说“网开一面”,天知道他说话算不算数。

再说“网开一面”是有前途的,要给那些公司一个交代,除了赔钱赔罪还能怎么交代,可自己只是透露一点消息给陈伟,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多拉点生意,之后发生的一切跟华洋报关行真没关系。

敲诈勒索的钱全被陈伟、印度人和一帮坏警察分了,凭什么让自己出这个钱,而且他们敲诈过那么多公司,这不是一笔小钱!

陈伟要是被姓韩的逮着,姓韩的就有证据,就会认定是自己指使的。

王梦帆越想越害怕,觉得此地不能久留,钻进轿车拨通老婆电话:“阿珍,收拾东西,准备护照,我去订机票,今天回台湾。”

……

就在王梦帆如同惊弓之鸟,忙着把报关行交给亲戚打理,准备带老婆先回台湾避避风头之时,韩博一行已赶到亚力山大区街口,与厄恩斯特在电话里召集的四个黑人警察汇合,全部下车,步行进入。

“罗杰,过去!”

“多尼,殿后!”

“格兰特,留意三点钟方向。”

两个黄皮肤的人在一帮警察护卫下闯入,路边黑人们纷纷投来警惕的目光。

刚往里走了两三百米,韩博就注意到旁边一幢黑洞洞的铁皮屋里面好像几个人在做交易,这场面有些像是电影中的白-粉交易现场。里面也注意到突然闯进来一帮不速之客,出来四五个满脸横肉的黑人。

今天不是来抓毒贩的,厄恩斯特紧盯着他们,用健壮的身体挡住那些黑人不善的目光,右手抓着别在腰里的枪,左手搭在韩博肩上,推着韩博加快脚步。

据说亚历山大区有十多万黑人,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全部都会聚集起来。要说不紧张是假的,韩博虽然面不改色,步子走得很稳,但心跳还是“扑嗵扑嗵”地加速。

刘心存心理素质远没韩博那么好,手心里捏着一把汗,双腿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黑人警察比利可能是看出他的紧张,拍拍他的肩膀:“别担心,这条街上都是我朋友。”

似乎为了让两位外交官觉得更踏实一点,比利经厄恩斯特首肯,喊来他曾经的邻居格兰德,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黑人,领着韩博二人“逛街”。

亚历山大区给人的印象是一片破败,路边污水横流、堆满垃圾,杂乱的铁皮屋子一间靠着一间,路边还停着各种流动摊贩。孩子们在路边跑来跑去嬉闹,而大人们三五成群地围着听音乐、拉家常、或是喝啤酒。

刚穿出小巷,一对在巷口烧烤的黑人兄弟就热情地和格兰德打招呼。

格兰德向他们介绍说韩博二人是他的中国朋友,这对黑人兄弟伸出他们厚厚的手掌,和韩博友好地握手。

看到刘心存带着相机,几个正在路边玩耍的黑人小孩摆出各种姿势,要刘心存给他们拍照。黑人有着与生俱来的镜头感和表现欲,不仅是孩子,即便黑人区内的成人,看到相机都会凑上来喊着“shot!shot!”意思是要拍一下他们。

踩着拖鞋,比利和格兰德两人带着众人边走边介绍。

这是理发店,这是小酒吧,这是村内最老的大树,这是正在做家务的库娜婶婶……几乎每个见到韩博二人的人,都会抢着握手,说着“howreyou”,热情无比地打招呼。

遇到一个艺术家打扮的黑人,非邀请众人去他的大喇叭音响旁欣赏摇滚;戴着鸭舌帽的憨厚的多纳,总是跟着众人热情地说,希望中国朋友在南非能过得愉快;这条街上唯一的黑人摄影师古奇,带着他的胶片相机赶来拍照;

甚至有一群在街道上玩足球的黑人少年,把破旧的足球踢到韩博的脚边,邀请韩博玩街头足球……

难道这就是传言中罪犯聚集的黑人区?

韩博渐渐地放松下来,觉得就像是在国内的某个小镇上溜达,处处都是热情淳朴的居民。

目的地在隔壁街上,那是外来黑人聚集的地方,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厄恩斯特不敢大意,提醒一声,刚才散得比较开的警察很默契地靠了上来,把韩博二人围在中间往前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